雖然在原來的世界中,我作為地產經紀的日子不長,與客人接觸的經驗不多,但我天生就喜歡觀察別人,經常留意他人的一舉一動;日子有功,我對揣摩別人的想法,有一定的自信。
 
我找了一面反光鏡,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順便練習一下微笑。然後我觀察著整個會場,開始尋找適合的對象下手。
 
我看見一個頭髮又長、又散亂的四眼男人,他穿著不稱身的西裝,整個人烏眉瞌睡、毫無朝氣;而他旁邊有個全身黑色衣著,帶滿宗教飾物的女人;他倆死氣沈沈地走著,間中才對上一兩句話。
 
他們可能需要錢。我這樣認為。
 
我清一清喉嚨後,然後故作自然地走過去,展露笑容,「嗨,兩位。」
 


他們看了過來。
 
「你們來看歌舞劇嗎?」我有禮地問。
 
他們對望一眼,然後男人呆呆地回答︰「嗯。」
 
「我想向你們買下那兩張戲票。」
 
「吓……?」他們感到愕然。
 


「價錢方面,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數字。」我模仿《教父》中的對白,自信地說著。
 
我拿出一疊一千元紙幣,在他們面前逐張數著。
 
「一……二……三……這裡總共二萬元。」
 
我把紙幣遞到他們面前,看著他們的反應。
 
此刻,他們看著我手中的紙幣,但毫無驚喜之色。我見他們未有心動,於是拿出更多的錢;反正加錢方面,是預料之內。
 


「Double﹗四萬元﹗」我爽快地說。
 
這一次,他們的反應明顯一點,「喔」了一聲。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
 
我看準時機,再使出致勝的一著。
 
「好了﹗一口價,六……」
 
「這錢給你。」我面前的男人突然這樣說。
 
他手中拿著比我更厚的一千元紙幣,硬生生的塞到我的胸口前。出於自然反應,我把他塞的錢穩穩地拿好。
 
「不要打搞我們。」
 
男人拋下淡然的一句,便和黑衣女人靜悄悄地離開了。


 
阿森他們看見那對男女離開,紛紛走過來看我的戰利品。當他們看見我手中翻倍的銀紙,無不嘖嘖稱奇。
 
「嘩……Money﹗」
 
「教授太有才了﹗」
 
「雖然沒有戲票……但……厲害厲害……」阿森點點頭,木訥地向我豎起手指公。
 
我感到很丟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