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心作祟,這次「收購戲票大行動」我是志在必得,非成功不可﹗
 
吸取了剛才失敗的經驗(從某方面來說,其實是成功的),我開始向會場內其他人士下手,相信在豐厚金錢的引誘下,總有一個能夠成功。
 
「痴線﹗」
 
「整蠱節目嗎?」
 
「我告訴你,I-CAC的演出,不是用金錢就換得來的﹗」
 


「走開﹗信不信我報警﹗」
 
經過半小時的努力,我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又屢戰屢敗……那些人不是當我神經病,就以為我鬧著玩。
 
我甚至試過扮可憐、搏同情,說要幫我的老闆(我指著我們當中最有霸氣的Luci)成功買到戲票,否則會扔了工作,甚至被捅菊花;那些人看了Luci一眼後,紛紛信了我的大話,但就是未肯讓出戲票。(而金額已經開出超過十萬﹗)
 
天啊﹗香港人已經不愛錢了嗎?I-CAC歌舞劇的戲票就這麼千金難求嗎?
 
「十萬元收兩張票﹗十萬元收兩張票﹗」
 


我已經不顧一切,在會場內像個傻子般的大聲叫著,希望藉著漁翁撒網式的行動,可以令幾個貪心人士、或者黃牛黨主動向我交涉,增加成功機會。
 
但我這個行動持續數分鐘後,還是沒有人了我,就除了那些勸我收歛一點的保安員。
 
我很不甘心……我似乎又要在阿森的面前失威了……
 
不﹗我要作最後一擊。不成功,便成仁﹗
 
既然之前千挑萬選的目標都不了我,這一次,我就反轉觀念,找那種我認為最不可能成功的人士去下手吧﹗
 


遠處,剛好有一對年輕少女正在走過來;她們一高一矮,兩人都是面目猙獰、人見人憎的那種格調。想必這個世界沒有多少人會喜愛她們,而她們也定必討厭這個世界。
 
孤注一擲,就選她們﹗
 
我走過去,神態自若,「兩位,來看I-CAC嗎?」
 
高的那一位看了我一眼,不屑地︰「是又怎樣?」
 
果然憤世嫉俗……
 
「可不可以幫我個忙,那邊的黑人是我老闆……」我指著Luci。
 
她們望見Luci後,我接著說︰
 
「他吩咐我一定要買到I-CAC的戲票。請問兩位可以讓給我嗎?這對我很重要,否則我會扔了工作。求求妳們……」


 
這句「求求妳們」我說得很細聲,因為我實在不想讓阿森他們聽見。
 
「你出多少?」高妹立刻問價錢,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如果只是價錢方面的問題,我有著十足信心。
 
「我決定用盡我的積蓄,一口價,二十萬﹗我只有這麼多,要不要?」
 
我掏出一疊厚厚的現金,打算用實物震撼一下她們。
 
「嘩……」矮妹看見我手中一大疊銀紙,雙眼發光,喜出望外。
 
但高妹卻反應冷淡。
 


「多一點,多一點我才考慮。」高妹的表情高傲,看不起人。
 
「喂……二十萬喎……我剛才已經說了,這是我所有的錢啊。而且我很慘啊,你聽見了嗎?我很可能要失業了﹗你有考慮過我的處境嗎?」我在提醒她,有點上火。
 
高妹沒有理會我,頭抬的高高的,完全不賣人情。
 
這八婆就這麼沒有同情心嗎?我很想立刻與她終止交涉……但為了阿森,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