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睜開眼睛,我又朦朦朧朧的看見牆上那幅「教授」的肖像畫───沒錯,我依然是「教授」;這次醒來,我還是沒有無端穿越到別的世界。
 
話說回來,對於如何穿越到這個平行世界,我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一方面,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太多事情,以至我沒有時間可以好好思考一番;另一方面,我太享受這裡的生活,就算有時間都用作享樂)。正因為如此,我每次醒來,都會有種───不知道又穿越到麼地方去───的不安全感。
 
還好這幾天都沒有發生什麼怪事,令我慢慢變得安心一點。不過……我就真的可以一直留在這個世界嗎?我還是不敢肯定。
 
***
 
我穿著睡衣,去到樓下偏廳,看見Robert他們在玩手機、看電視。
 


「早晨。」我對他們說,有點懶洋洋地。
 
「教授早晨。」
 
「Good morning sir。」
 
他們一看見我,便立即站起來;我比手勢讓他們坐下來繼續做自己事,然後自己也找個位置坐下來。一會兒後,Robert把一盤早餐端到我的面前來,然後再放下兩張I-CAC的戲票。
 
我拿起那兩張戲票一看,雙目發光。
 


「做得好。」我感到非常滿意。
 
「應份的。」Robert笑著說,「教授,自從大選落敗之後,我看你最近的心情很不錯呢。」
 
我對他笑了笑。的確,這幾天作為「教授」,生活過得無憂無慮,感覺就好像回到以前學生時代放暑假一樣(而且還是個拿著很多、很多錢的暑假)。至於那個社團大選?我才不在乎。
 
「會不會是因為阿森?」Robert繼續猜說著。
 
Robert說到重點───就算我有再多的金錢,再多的閒情逸緻,也換不上阿森的份量;我就是有她在身邊,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
 


「多事……阻我吃早餐……」我有點尷尬,裝作生氣。
 
說完,我們都笑起來。
 
「十二點鐘點新聞報導。」
 
電視正播放著詳盡新聞報導,令我想起昨晚我和阿森做了一件很瘋狂的事;我也是時候看看這事情到底引發出多大的騷亂───我相信一定很有趣﹗
 
「今朝一間地產公司嘅職員喺開門嘅時候,發現店舖入面曾經被人搗亂……」
 
新聞報導員正經八百地報導著,並轉到現場畫面。
 
「公司玻璃門冇被強行破壞嘅痕跡,而店入面亦只得部份電腦零件被偷走;但現場出現大量老鼠,令到場面非常混亂……」
 
「哈哈哈哈﹗」我指著電視,打從心底噴笑出來,把身邊人嚇著。


 
我看見「現場畫面」中,達哥和他的職員都十分狼狽,店內的情態亦混亂得比我想像中的更加失控───我整個人都透心涼﹗這也算得上把我多年來受過的屈辱,一次過還過去。真的大快人心﹗
 
我好想立刻跟阿森分享這件事情,告訴她我究竟有多痛快;可惜,她昨晚下了「禁足令」───今日一整天都不能見她。但打電話又可不可以呢?會不會使她生氣、或者妨礙她工作啊?
 
「教授……」Robert面有難色,故意走到我面前來。
 
「什麼事?」我說。
 
「我剛才忘記告訴你……我早上收到電話通知……我們的地產公司昨晚被人搗亂了……」
 
「吓?什麼?」我面色一變,並立刻意會到些什麼事情。
 
「沒錯……就是剛才新聞報導的那一宗……」
 


「呃……」我的心臟猛抽一下,大腦有點缺氧。
 
「其實我們的隱蔽攝像機有拍攝到整個過程,但錄影帶還沒有交給警方。」
 
一聽到Robert這番說話,我全身發毛,大叫一聲︰「Robert!」
 
「啊……?怎樣?」他被我嚇了一跳。
 
「昨晚是萬聖節……對吧?」我眉頭緊鎖,凝重地說。
 
「沒……沒錯……」
 
「大概是那對男女喝多了,才會幹出這種蠢事,對吧?﹗」
 
「你怎麼知道是一男一女……?」Robert感到奇怪。


 
「啊……?」我有點錯愕,立刻裝作鎮定,「猜對了吧?﹗總之……我們就不要再追究了﹗」
 
「吓……真的不追究……?」Robert感到不可置信。
 
「沒錯……我們要大人有大量……」
 
「哦……好吧……都聽你的……」Robert無可奈何。
 
說罷,Robert乖乖坐回自己的座位,繼續看他的電視;而我則悶著氣,在座位上一言不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