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found my thrill
On Blueberry Hill
On Blueberry Hill
When I found you
 
The moon stood still
On Blueberry Hill
And lingered until
My dream came true
 


我把法拉利泊到近海旁去,車上播放著懷舊的英文情歌;我把音量調高一點,讓歌聲柔揚起來;我和阿森下車,遺下後座那些安靜的滑鼠;我們靠到欄杆邊,吹著海風,欣賞著夜色下的海景。
 
阿森迎著海風,舒服地伸個懶腰,然後她噴笑一下───她想起我們剛才所做的瘋狂事情。
 
「明天他們上班的時候,一打開門───『Boom』﹗一定嚇死他們﹗」她說得繪影繪聲,捧腹大笑。
 
「不只這樣,」我也笑著說︰「他們還會發現所有滑鼠都離奇失蹤了,沒有人搞得通這兩件事情有著什麼關連。」
 
「哈哈﹗沒錯﹗這是神秘事件﹗」她笑得不可開交,非常開懷,「你也很不留手呢。」
 


我聳聳肩,一副蠻不在乎的模樣,「沒法子,我跟這間公司有點過節。」
 
「你們有過節?」她很是好奇。
 
我點點頭,但不打算解釋些什麼;因為就算我講出來,她也大概不會明白。
 
「對了,我想起來……」她對我做出古惑的表情,「剛才,我們可是一起在偷東西呢……」她的態度曖昧,有所暗示。
 
我明白她的意思───因為我之前最介意的,就是她一直未能戒掉偷東西的習慣,故一直教訓她,一直對她囉嗦;但這一次,我竟然跟她一起犯案───這等於我摑了自己一巴掌。
 


我搖搖頭,笑著狡辯︰「這不算數……這是等價交換,我們有拿東西去換的。」
 
「嘻嘻……誰騙誰啊?這分明是偷吧。」她一臉得瑟,「不過……我可是得到你的同意,才去做的。」她淘氣地把問題歸咎於我。
 
我嘆氣一聲,不得不認輸,「你說得對……我們一起偷了……不過啊,」我的表情認真起來,「妳可真的要盡快金盤洗手,否則上得山多……」
 
「終遇虎嘛……行啦……我知道你關心我,但別經常像個老頭子跟我說話好嗎?」她嫌棄地說。
 
每一次對阿森苦口婆心,勸她從良歸正,她就總愛敷衍了事;雖然,這一次她是笑著說的,但我對於她這個行為,還真的有點洩氣。
 
我別過臉,看著大海,有點鬧情緒,「你每一次都是這樣子……就不能認真一點聽我說……」
 
聽到我這句話後,阿森看一看我,側一側腦袋,然後突然整個人撲到我的面前來,把我嚇了一跳。此刻,我們的臉靠得很近,我眼前整個畫面都是她。
 
「我現在這個樣子,夠認真了吧?」她的聲線溫柔,帶點笑意在問我。


 
她注視著我的眼睛,等待我的回應;但我已經被她深深吸引住,根本講不出半句話來;我的臉頰越來越燙,心跳亦異常急促。
 
阿森見我毫無反應,便打算作弄我───她一邊笑著,一邊向我步步進逼;她的臉靠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得我連她那芳香的鼻息也已經嗅得到了。
 
在這一觸即發的距離,時間像凝固了似的───我一直細看她的迷人眼神、薰紅的面頰,和微微繞起的粉嫩嘴角───我已經變得意亂情迷了。
 
雖說阿森的舉動,原意是向我進逼───使我尷尬、使得我服輸;但我們一直近距離地凝望對方,氣氛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起了變化。
 
阿森也終於察覺到曖昧的氣氛正在蔓延;她首先是頓了一頓,然後滿臉通紅;她收起了貪玩的笑容,慢慢轉換成一種深情的表情細看著我。
 
我感覺得到,這是她的愛意,這是我期待已久的;我好想毫無保留把它接收起來;我好想吻下去,吻在她的唇上。
 
我變得大膽了,想更主動一點───我試著把頭慢慢貼過去,讓我們的距離縮短得只剩下半公分;現在,我倆的嘴唇已經快要貼在一起。(還是已經輕輕的貼在一起?)
 


阿森面對我的舉動,沒有避開的念頭───她的雙眼垂下,半張開的,她似乎陶醉其中;她已經準備好了,她準備接受我。
 
現在,我只要稍稍傾前身體,或者微微一顫,我倆的嘴唇便會交纏在一起(或者更甚);但在這個夢寐以求的時刻,我的內心,竟然泛起一種前所未有的矛盾感───
 
我現在滿腦子都是阿森……只不過……是原來世界的阿森……
 
這一刻,我的動作遲疑了,甚至是停住了;雖然是幾秒鐘的時間,但我面前的阿森已經張開眼睛,看見一臉錯愕的我。
 
氣氛再次轉換,我倆像完全清醒過來的看著對方;大家也尷尬非常,不知所措。阿森瞬間把頭垂下、避開、轉身,終止我們在情感上的浪漫糾纏。
 
而我,則不停在後悔、懊惱著……
 
我究竟怎麼了?剛才那個時刻,我竟然在胡思亂想?﹗面前這個阿森,和原來世界的阿森,不就是一樣嗎?﹗不……我不要再想這些無聊事情了……氣氛已經弄得有夠糟糕……若果不快點說些什麼的話……
 
「有戲票的話,我們就一起去看吧。」阿森說。


 
「誒?」我還未從糾結的思緒中反應過來。
 
阿森看著我,微笑一下,「我說呀,當你拿到I-CAC的戲票時,你要找我一起看啊。」
 
「喔……當然﹗」我回過神來,笑了笑,「就是要找個同樣喜歡歌舞劇的人一起看,才會看得過癮吧。」
 
「到時候,你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她要我保證。
 
「一定。」我笑著答應。
 
我本以為,剛才的良好氣氛可以慢慢回復起來,讓我們再次靠近對方;但此刻,阿森在遠眺大海,眼神憂傷。她似乎想起一些沈重心事……
 
「聽Alex說,你跟Suki姐是好朋友。」她淡淡吐出一句話。
 


「沒錯。」
 
這事情我也聽Robert說過───他說我和Suki姐是好「雀友」,當初更是她主動結識我的。(聽說是因為我和她的過身丈夫很像樣的關係。)
 
「Alex還說,Suki姐死前揮霍無度,欠下過億巨債……這些款項都是你幫她還的,對嗎?」
 
「呃……」阿森這條問題,已經超出我所認知的範圍。
 
「你為什麼會幫她?」
 
「唔……朋友嘛……能幫就幫……」我嘗試給她一個說法。
 
「沒有其他原因?」她有點質疑。
 
「呃……」我思前想後,答道︰「真的沒有。」
 
阿森沈默了一會兒,若有所思。
 
「你跟Suki姐那麼熟,她有沒有向你提起過我?」她換了另一道問題。
 
我想了一想,如實答道︰「沒有。」
 
「她真的沒有提起過我……?」她有點不可置信。
 
我有點為難,「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聽說過……」的而且確,我沒有說謊。
 
阿森臉色一沈,有點難過。我實在不忍看見她這個模樣。
 
「咳咳……」
 
我清喉嚨的舉動,打斷了她的愁思,使她看了過來。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些什麼事情……但我聽Alex說,Suki姐這些年來一直在找你的下落……想必你對她來說一定是非常重要,重要得好像親人一樣。」
 
「親人嗎……?」她在思憶,然後苦笑,「其實我也這樣認為……」
 
「那麼你就不要這麼難過了,來好好過日子,讓她替你感到高興。」
 
阿森聽到我的振作說話後,微笑一下,表情沒剛才那麼難過。
 
她深呼吸,抖擻一下,然後笑著問我︰「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這條問題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它的答案,相等於我對她的表白。
 
「我人品本來就很好嘛……」我想了半天,答了一個不滿意的答案。
 
阿森聽後亦皺一皺眉,無法相信的模樣,「你知道蘋果日報把你寫得多麼惡名昭彰嗎?」
 
「有嗎……?」我無法辯駁。
 
「不過……」她話風一轉,眼睛打量著我,「我跟你相處久了,也覺得你其實挺不錯。只是……我也不敢太肯定……」她有所保留。
 
「你只要再給我多一點時間,你一定會對我完全改觀。」我真心向她保證。
 
對於我的自信宣言,她笑了一笑,沒有直接回應。
 
「聽人家說,「錢」會令一個人表露出真性情。」她說著。
 
「所以?」。
 
「所以……如果我向你要很大筆、很大筆的錢,你會給我嗎?」
 
我想了一想,「五十萬?哦……你原來不想還錢,是不是?」我笑著揶揄她。
 
「不……不是這麼少……」她失笑,澄清,「我指的是……真的……很大筆、很大筆的錢。」她認真地對我說。
 
我猜說著︰「一千萬?」
 
阿森聽後若有所思,深呼吸一口氣,「如果是呢?」
 
「沒問題,給。」我很肯定,我沒所謂。
 
「如果是五千萬呢?」她再問。
 
我再次思考一下,認為以我現時的身份,依然應付得了這個金額。
 
「給。」我說。
 
「如果是一億呢?」
 
我深呼吸一口氣,用力點頭︰「給﹗」
 
「那麼……」她聲線減弱,表情也有點猶豫起來,「十億呢?」
 
「呃……」我眉頭一皺,語窒了。
 
阿森開出的金額不知不覺跳上十億元,使得我卻步───因為就算教授身家多麼雄厚也好,我也沒有十足信心拿得出這個龐大數目。
 
「如果我向你拿十億,你會答應嗎?」她重新再問一次,眼神充滿期待。
 
我腦袋還是一片空白,拿不準主意。但我想起她剛才問我這條問題時,表情認真,不是鬧著玩的……她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十億……嗎?」我眉頭皺得很緊,反問她︰「你為什麼要這麼大的一筆錢?」
 
她輕嘆一聲,「如果我給不出一個讓你滿意的原因?你就不會給我嗎?」
 
「也不是……」我感到為難,「但……你欠下這麼多錢嗎?沒可能吧?十億耶……」
 
「你不要再問我問題,直接回答我吧。」她好像有點不耐煩。
 
我還在糾結著,「這麼大的一筆錢……我怕……」我在支支吾吾,內心掙扎,「我怕我一時間拿不出來……」
 
阿森一聽到我這個回答後,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然後質疑地說︰「你怎麼可能會沒有……?」
 
「我真的沒……不……」我修正後再說︰「是『不一定有』……因為剛剛的大選,我落敗了……我部份的生意也聽說給搶走了,剩下的流動資金,我也不確定還有多少……」我盡可能詳細地向她解釋。
 
「你有的……」她的表情很懷疑,「你就當作你有吧。」
 
對於她的假設,我還是充滿顧慮,「就算有……一時之間……也可能拿不出來……」我不過直話直說。
 
阿森聽後表情一沈,失望透的樣子。
 
「喂……你究竟是不是欠債呀?你老實告訴我……」我憂心地問。
 
阿森看著我,抿一抿嘴,沒好氣,別過臉。
 
「什麼跟什麼啊……」我很困擾。
 
她一直看著大海,好久沒有理會我;我聽到她那沈重的呼吸聲,肩膀也一起一伏的;她的內心好像很亂,這不禁使我想,我們剛才的對答有這麼的嚴重性嗎?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她終於冷冷地拋下一句︰
 
「算了。」
 
「誒?」
 
阿森轉身對著我,木無表情地走過來。突然,她捉著我的手,猛地往她的胸部抓下去,使我嚇得不能反應過來。最後,她加把勁的,讓我五個手指頭都抓得更緊,更用力。
 
雖然,她身上的這件「太空衣」的質地很硬,表面還是膠質的,根本沒有摸得很舒服,但她這個行為……實在很大膽﹗
 
我心跳得很快,腦袋混亂得一片空白;現在,我整個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胸前。當我想像一下,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事情時,阿森又突然把我一手甩開。
 
「我要走了。」她冷淡地說。
 
「誒?要走了?」我傻眼。她一連串奇怪的行為,已經搞得我跟不上步調。
 
她沒理會我,背著我一直走。我只好慢慢的從後面跟上去,非常迷茫。
 
她走到路邊,很快就截下一輛的士;這時候,我的心裡涼涼的。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事情?
 
她打開車門,轉身跟我說︰「明天不要來找我。」
 
「為什麼……?」我受到打擊。
 
「我不喜歡。」她冷漠地。
 
「怎……怎麼?」我啞口無言。
 
「拜拜。」
 
阿森上車、關門,她要離開了。
 
我突然心頭一抽,急忙地輕拍玻璃窗,直至阿森把玻璃窗降下。
 
「什麼事?」
 
「我……我……」我心裡著急,未能好好調整要說的話,「我是不是……做了些什麼事情讓你不高興了?我覺得……你好像剎那間,變得怪怪的……」
 
阿森聽後眼神游移,好像在逃避,「沒有,我可能有點累。」
 
「真的是這樣子嗎……?」我難以接受。
 
「嗯……」
 
「那……你就早點休息吧。」我苦笑地說,無可奈何。
 
我退後一步,讓車子開出了。
 
我站在原地看著的士離開,心有餘悸。對於這晚、這樣子的結束,我總感到有點失望。
 
突然,我看見不遠處,阿森坐上的那一輛的士在倒車,它一直倒到我的身旁才停下來。
 
阿森靠在窗口邊,對我說︰「喂。」
 
「誒?」
 
「記著留意明天的新聞呀。」說完後,她笑了一笑。
 
「喔……?哈哈﹗對喔。」我也笑了起來。
 
「拜拜。」這一次道別,她臉上掛著的,是一個愉快的微笑。
 
的士再次開出,越駛越遠;我想,這一次的士應該不會再回來了。不過,我跟阿森最後的對話,換成這種輕鬆的氣氛,我感覺好多了。
 
我想信只要再給我們多一點時間,我與她的關係,一定可以變得越來越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