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Robert知道火人的地頭在哪,所以我們很快便動身。我們用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駕車、乘船),好不容易,終於到達目的地───長洲。
 
一踏足這遍土地,我第一個反應是「很多人」﹗然後我想找個地方吐……
 
我暈船浪。
 
還記得上一次來到這個地方時,我也是同一個反應。當時應該是中四那一年……
 
那一年暑假,我班搞了一個長洲宿營活動,當時的搞手是我班的班會主席───Gilbert;他聲稱想藉著活動加深我班的友誼、團結性等等;實情是我們這些血氣方剛的男男女女,想藉此機會與異性來個親密點的接觸和發展,從而推波助瀾搞出來的一次活動。
 


那次參加活動的同學,有不少都得到一段美好回憶,就連Herbert也在我和Robert的助攻下,和某位女同學譜出一段戀情。

至於我和Robert呢……
 
沒記錯的話,Herbert成功泡到女並離隊後,我和Robert大部份時間都悶得發慌;我們不是一起看星星,就是聽海浪聲……

其實,我也不是沒有努力過,而是當時的女同學根本不理我們,甚至嫌棄我們。

哎……真是糟糕的中學回憶。
 


時至今日,我間中都會回想,其實那時候的我真的那麼差嗎?定還是被人拖後腿呢?
 
我看著身邊的Robert,他當然是嫌疑人﹗雖然現在的他青靚白淨,迷到不少女生,但當年的他毛髮非常茂盛,人稱「移動盆栽」﹗加上言行舉止傻頭傻腦,班中不少女生都對他避之則吉。
 
「Robert。」
 
「教授,什麼事?」
 
「你記得我們中學的時候,來過這邊宿營嗎?」
 


「宿營?」他皺眉。
 
「是啊,那時候個個都出雙入對,只剩我們倆人。在半夜無聊的時候,我們還說要到森林去捉人偷情呢,你還記得嗎?」我笑說著。
 
Robert側一側腦袋,一臉困惑,「我沒有印象……我只記得當年有一次,我們跟火人來長洲劈友。」
 
「啊……?有這樣的事情……?」我有點愕然,「除此之外……沒有了嗎?中四那一年暑假喔……我們全班的同學都來這裡宿營呢……」
 
「中四的暑假……?」Robert努力回想著,「我們中四的學期中,不是已經被踢出校了嗎?」
 
「啊……」我無法相信,「哈哈……對,我記錯了……」我以笑遮醜。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根本沒有經歷過那段回憶。看來,我的人生自從跟了火人以後,已經變得截然不同。那一段本來的回憶,雖說不是什麼精彩難忘的片段,但失去了,心裡頭又好像缺了一塊似的。
 
至於火人……



這個影響我一生的人,我很就要與他會面了。在他身上有著很多的謎團(甚至是更多的危機),希望一會兒的對話,能夠為我一一拆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