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人是長洲原居民,自小在這裡長大,直至後來才到荃灣打拼天下。這裡有一間他家族經營的老字號茶餐廳───我們正朝著那邊出發。
 
沿途上,我們情不自禁買了不少當地出名的小食︰大魚蛋、冰果葫蘆、芒果糯米糍、銅鑼燒等等。吃到一半,我們到達目的地。
 
我看見火人正坐在茶餐廳出面的露天位置。他穿著沙灘裇衫和短褲,很像在渡假似的;他喝著紅豆冰,身後站著不少手下。他一眼便看見我們,一直在盯著。
 
我示意Robert他們站到一邊待著。我一手拿著魚蛋、一手拿著雞脾,獨自一人走到火人的面前坐下來。
 
我與火人你眼望我眼,氣氛有點沈鬱,於是我把手中未吃的雞脾輕輕伸向火人。
 


「要吃點嗎?」我客氣地問。
 
火人眉頭一皺,說︰「這間雞脾店,是我家人開的。」
 
「是嗎……?哈哈……要來點嗎?」我笑得尷尬。
 
「不……」火人搖搖頭,輕嘆一聲,「你跟以前一樣,還那麼愛吃。」
 
火人此刻的口吻像個老前輩,眼神亦比昨天開會時少了兇狠。
 


「難得來到長洲……所以就……」
 
「你怎麼把他們都帶來了?」他指著我身後的Robert和黑色三連星。
 
「你身後也有不少手下啊。」
 
「你之前都見過他們,而且我們全部都是長洲人,最信得過。」
 
「Robert他們同樣是我的好兄弟。」
 


「Robert我沒所謂,不過……」火人抿嘴,沒好氣,「算了……你昨天怎麼不找我?」他一下子說到正題。
 
「呃……」我不知該如何回應。
 
「不找我都算了,打給你,你又關我電話。」他有點不滿。
 
「我是後來才知道那通電話是你打來的。不過你也是的……怎麼一打過來就跟我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說話?」
 
「是暗號。」
 
「這麼奇怪的暗號?」
 
「是你定的﹗」
 
「是我……?」我很錯愕。


 
「你說,這個暗號是某個偉人的名句,好有意義。」
 
「那麼答案是什麼?」我感到好奇。
 
「我懶得理你。」火人一臉不屑。
 
「這……這個是答案?」
 
「嘖……」火人反一反白眼,鼻孔噴氣。「講回正題,」他的表情嚴肅起來,「我想過了……我等不了聖誕節,我打算這個月動手。」
 
「你是說……?」我不明所以,但有不好的預感。
 
「當然是指一起殺死肥彭條仆街啦﹗」他咬牙切齒,瞪眼說。
 


我和火人要殺死Herbert? ﹗
 
「我想……先不要那麼急,我們再深思熟慮吧……」我想借故勸阻他。
 
「還想什麼?這不是你當初提出來的嗎?當時你比我還堅決﹗」
 
「我知道……但……謹慎一點不好嗎?」我感到頭痛。
 
「我不理﹗肥彭條仆街最近連我的生意也敢動﹗我下定決心了……他一定要死﹗按照之前說好的,今屆話事人是你,下一屆是我﹗」他眼神堅定。
 
「呃……這個……」我很為難。
 
「還猶豫什麼?這樣不好嗎?」他逼問我。
 
「我只是在想……Herbert剛做坐館不久,我們現在下手,別人一定猜得出這跟我有關……時機不對呀……」我嘗試說服他。


 
「我們不是討論過嗎?你當時說,趁現有你還有很大的人氣,這事情還鎮得住,再拖下去,那些兄弟、老頭開始接受肥彭坐館的身份,一切就不同了﹗」
 
我搖搖頭,支吾以對,「總之……我不接受殺死Herbert……」
 
「那麼我的生意怎麼辦?你還支不支持我做下屆坐館?﹗」火人越說越激動。
 
「你放心……無論如何,下一屆我一定全力支持你,這好了吧?至於你的生意……」我思前想後,想不到一個好的辦法,「我會勸一勸他……」
 
「勸他……?」火人冷笑一聲,「你的生意好像都給他吞了,你還勸得了他?先顧好你自己吧﹗」
 
不錯,其實我在這方面也遇上麻煩……
 
「而且江湖傳聞……」火人接著說,「肥彭正計劃在短時間之內,搞死你這個眼中釘。」
 


我聽後一慄,全身發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