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黃金時間,二千多呎的珠寶店,裡頭逼得人山人海;每個職員都同時兼顧著幾位客人,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而這個情況更相信要維持好一陣子,因為有些客人很可能要等到關門大吉,才捨得離開(做過服務行業的,就知道總會有這些情況)。
 
面對珠寶店如此緊張繁忙的時刻,作為新人的阿森都不能置身事外───帶客人看飾物、做介紹工作、收銀,等等……她都忙個不停去做。
 
「打工不容易吧……?阿森……」
 
阿森在珠寶店辛勞的模樣,我從望遠鏡中看得一清二楚。現在,我和Robert他們在珠寶店對面的一間餐廳裡的靠窗位置坐著;我手拿著剛買的望遠鏡,一邊啜著凍咖啡(為了提神而刻意點的),一邊觀察著珠寶店內阿森的一舉一動。
 
此刻,看著如此賣力工作的阿森,我很願意相信她是真的想改過自身───無論是為了自己、抑或是為了實踐與我許下的承諾。
 


另一方面,經過我深入研究後,我亦發覺我對她作出的猜疑(偷寶石)其實是很不夠力的。因為一切……實在是太高難度﹗
 
***
 
經過Robert的詳盡解釋,我了解到珠寶店的基本格局,和保安狀況───
 
這間珠寶店主要分為前、後舗兩個部份;而它們之間,僅靠一道要用職員鑰匙來開啟的木門來分隔開。前舖空間最大,用來做生意;後舖空間相對較小,但卻包含了經理房、員工休息室、雜物房、職員廁所,還有那個通往地底保險庫的樓梯入口。
 
這個保險庫,等同樓上前、後舖加起來的總面積,由外國著名製造商訂製;它的外層,由鋼筋混凝土包裹著,而裡面,則用厚鋼整個鑄造;保險庫的入口,是一道一呎厚、上噸重的鋼板,用炸藥也炸不開的牢固;唯一能夠進入保險庫的方法,就只有老實通過它的「四合一」全電子系統。
 


「四合一」全電子系統是現今數一數二的高科技保安系統,它共設有四重關卡,必須全數通過,方能成功進入保險庫。第一、第二步︰要用珠寶店老經理的掌紋、面相去通過高智能的識別機;第三步︰要用上老經理獨有的電子鑰匙進行開鎖;進入最後一步,要輸入一組由電腦每天更換、只有老經理才能破解的方程式密碼。所以總結一句︰要進入保險庫,老經理是關鍵人物﹗
 
老經理是這間珠寶店的老臣子,雖然珠寶店易手了好幾次,但他卻忠心耿耿一直在這裡工作了四十多年。他是個老硬派,珠寶店試過幾次被人打劫,但老經理就是被槍子指著腦袋,也誓死不會打開保險庫;亦因此,我認為老經理沒可能會幫阿森偷東西;同時間,我亦深信阿森沒可能會做出脅迫老經理這種事兒﹗
 
那麼,如果單靠阿森的個人能力,她有可能破解得到嗎?面對這麼多重的難關,這麼難以想像的科技……她大概不能吧?﹗但她當初故意接近我,又在昨晚問了那樣的怪問題,她的動機又分明是呼之欲出……
 
今晚,我一定要向她問個明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