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你真的可以這麼安心嗎?」火人說。
 
火人剛才的說話聽得我有點心寒───Herbert竟然要殺我?﹗雖說這是「江湖傳聞」,但我總覺得可信性相當之高﹗我和Herbert本來是朋友啊……現在已經變成你死我亡的局面了嗎……?
 
「他要殺我……不會吧?我們以前是朋友呢……」我冒著冷汗。
 
「朋友?」火人突然大笑,快要瘋掉,「你竟然說你們是朋友?幾多年前了?你不要那麼天真吧﹗」
 
「如果我主動向他言和……你覺得解決得了嗎……?」我向他求教。
 


火人慢慢收起狂妄的笑聲,回復冷靜,看著我說︰「怎麼了?你要向他俯首稱臣嗎?」
 
「不是……我只是想避免開戰,反正大家都是同一個字頭。」
 
火人搖搖頭,「沒用的,這是他的本性。」
 
「本性?」我不明所以。
 
「自私、貪婪、嫉妒……他就是這麼一個人﹗他這種人,你威脅不到他還好,萬一他把你當成假想敵,他一定想盡辦法剷除你﹗」他論述Herbert的為人,不由得心頭火起,「嘖……想當年,你讓我殺了他不就好了嗎?你死要保住他﹗」
 


「你當年……要殺他?」我越聽越困惑。
 
「那件事情啊﹗當時公司給我的錢被人偷了,我第一時間懷疑他﹗如果不是你證明了他的清白,他早就死了﹗」火人雙眼冒火地說,「喂﹗這件事情你沒可能忘記吧?失憶嗎?﹗」
 
「呃……我昨晚喝多了……可能有點影響……」我在胡混過去,「說起來……後來的事……你還在惱我嗎……?」我趁機試探火人,小心翼翼地。
 
火人冷冷看我一眼,皺著眉,「你說什麼?惱你什麼?」
 
「呃……」我表情有點抽搐,「我害你坐監……還藉此上位……」我戰戰兢兢地說。
 


「唉……」火人反一反白眼,感到煩厭,「都說了很多次,沒有啊……」
 
「真的嗎……?」我有點懷疑。
 
「當時我鋒芒太露,我早知道自己是很多人的眼中釘,飛來橫禍也是遲早的事……再說,那時候的確只剩下那條路可以走……」火人唏噓地憶述著。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我聽得一頭霧水,但嘗試引導他說下去。
 
「還有選擇嗎?被社團通緝了,又不想在異鄉隱世,那唯有自投羅網吧……與其變得一無所有,倒不如送你大禮,讓你用我去立功,然後再想辦法幫我東山再起。」
 
終於真相大白﹗原來我和火人是這種關係﹗
 
當年所謂的出賣、大義滅親,原來只是我和火人合演的一場戲﹗目的,是為了保留實力,東山再起﹗不過……由始至終,那一場嫁禍,我始終是得益人,所以最大的嫌疑人……不還是我嗎?﹗
 
「怎麼了?」火人見我神色有異,。


 
「沒……我沒想起什麼……」我心虛得明顯。
 
「放心喔,我沒有懷疑你。」他輕鬆地說。
 
「誒?」我感到錯愕。
 
「老實說,我坐監的時候,其實已經玩完了。如果你是設計害我的人,你根本不需要再幫我,因為,我已經不能翻身了……」火人接著說︰「但自從你上位之後,你就一直很落力幫我找證據、打官司,之後還幫我重整旗鼓……那件事情都過了很久了,誰是主謀?算了吧﹗反正我現在連堂主都做得成。而你……」火人看著我,眼神變得溫和,「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我欠了你。」
 
「呃……你太客氣了……」面對火人突如其來的感性,我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火人表情變得認真,「面對著肥彭,你最好不要那麼天真,否則你一定後悔﹗」他嚴重地警告我。
 
話說到這裡,我和火人都沈默了;有好一陣子,我們也再講不出半句話來;我忙著消化他剛才提出的資訊,而他只是一味的抽煙;直至他把香煙燒完,扔在地上踩熄,他才再講說話。
 


「給你一星期時間,」火人站起來,似乎準備離開,「一星期之後,如果肥彭繼續踫我的生意,我們就照原定計劃……殺了他。」
 
「呃……」我已經想不到好的藉口去制止他。
 
「希望……我不會先聽到你被殺的消息。」火人冷笑一聲,令我內心發寒。
 
「啊﹗還有……」火人接著說︰「你那顆過億的寶石是真的嗎?」
 
我皺眉頭,不明所以,「什麼?寶石?」
 
「哈哈﹗還裝什麼?就算你真的沒有,你也沒可能沒聽說過這個傳言吧?你剛才的反應……」他搖搖頭,恥笑,「……太假﹗所以傳言是真的嚕?」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很困惑。
 
「嘿,算了。」火人轉身,揚手離開。


 
待火人和他的手下離開後,我轉身找回Robert和黑色三連星,我們向著碼頭的方向返程。
 
才走了幾步,Robert突然對我說︰「教授,事情都辦妥了。」
 
我聽後煞有介事,一臉發青,「辦妥什麼?﹗」
 
「按金主的要求,管理員已經換過一批,而收樓方面,手足晚一點會去辦。」
 
「哦……」我抹一額冷汗,「這些我不在乎……」
 
「喔?」
 
「我想你幫我安排一下……我要和Herbert會面。」我看著他說。
 


「你……認真的嗎?」Robert不可置信。
 
「我有緊要事,要和他談一下。」我心事重重。
 
「呃……」他感到很為難。
 
「怎麼了?你有意見?」
 
「不是……我嘗試一下吧……」
 
「要快,最好這三天之內。」
 
「知道。」
 
「另外……」我想起火人臨走前的說話,「……我是不是有顆價值過億元的寶石?」
 
「是啊。」Robert爽快地回答。
 
我突然停住腳步,感到非常不妥。
 
寶石?過億?很不對勁﹗
 
「教授?什麼事?」Robert看出我的不妥,有點憂心。
 
「Robert……我這顆寶石,總值多少元?」我臉頰在跳動。
 
「有一間日本公司,向我們出價十億港元收購。」
 
「十億?﹗」我瞪大眼,呼叫出來,非常震驚。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阿森問了我一條很奇怪的問題,而那條問題問到最後,就是關於十億﹗
 
「這麼名貴的寶石……我們怎樣得來的?」
 
「不就是從那位富婆手中接收的資產嘛。」
 
「你指Suki姐?﹗這個寶石就是那顆黑色的創界石嗎?﹗」我很訝異。
 
「沒錯。」
 
「那顆東西值十億?﹗那Suki姐豈不是經常把十億帶在身?﹗」
 
我快要昏去了﹗竟然有著這麼荒唐的事……
 
其實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這「十億」既然與Suki姐有關,那麼我心中的疑慮就更可能成真了……
 
「那顆寶石現在藏在哪兒?」我嘴唇有點顫抖。
 
「我們的珠寶店。」
 
我心臟猛抽著。「這麼重要的東西,不是放到銀行保險庫、或家裡的保險箱比較安全嗎……?」
 
「我們珠寶店的地庫就是一個保險庫呀。」
 
「什麼……?」我大感不解。
 
「我們的保險庫一向有寄存客人的珠寶首飾,你說順便放一起就好了。」
 
「那就糟了……」
 
我頭皮發麻,身體亦有點發燙。是由於害怕?生氣?抑或是失望?我很希望我是猜錯了───
 
阿森打算偷走這顆寶石﹗
 
「教授……是不是珠寶店出事了?需要打通電話通知那邊嗎?」Robert被我的情緒感染,他亦開始擔心起來。
 
「好……打過去……」我很茫然。
 
Robert拿出手提電話,翻查著電話簿;而此刻,我心跳得很快,很不舒服,故手掌一直按在心臟的位置;無意間,我摸到口袋中那一小片硬物,我把它們拿出來,一看之下,發現是今早Robert給我的那兩張I-CAC戲票。
 
我看著手中這兩張戲票,百感交集,它們對我有著很深的意義呢……
 
「慢著……」我對Robert說。
 
還在電話簿中翻查資料的Robert被我打住了,他看了過來。
 
「我們過去吧,我想親自證實一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