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名為『二合一』的保安程序,你究竟是怎麼得知的?」我追問她。
 
「為了這個,我收買了不少人,得到的資料,比你想像中的更多。」她冷靜地回答。
 
「一直以來,你接近我,全都是為了這條頸鏈?」我很想搞清這件事情。
 
「沒錯……」她的答案令我失望。「但我有苦衷……」她補充說。
 
我呼一口氣,按捺住情緒。「告訴我。」
 


「這條頸鏈是Suki姐的遺物,亦是家明哥死前留給她的信物,我不想讓它落入其他人手中,所以才出此下策……」她向我解釋道。
 
「其實,你可以跟我說……用不著去偷……」我怪她沒有向我坦白。
 
「其實我昨晚已經問過你了,可是你在裝傻。」她反而怨我。
 
「昨晚……?」我回想起昨晚的對話,感到一陣心虛。
 
「一開始,我問你關於Suki姐欠債的事情,你由始至終都說幫她還錢導致你『蝕一點點』。而事實上,她的頸鏈在你手上,剛好有一間日本公司打算用高價向你收購,所以……你何來會蝕錢啊?」
 


「我……」我的表情抽搐,無言以對。
 
「之後,我問你Suki姐有沒有提起過我,你說沒有……但你知不知道,Suki姐雖然沒有立遺囑,但她好久、好久以前,就說過最希望將寶石交付給我去保存。所以……她怎麼可能沒有向你提起過我?」
 
「這……這是她當年的意思,你們都這麼久沒見面了,可能她一早改變主意呢……?」我忙著為自己辯護。
 
「最後,我問你可不可以給我十億……」阿森的表情變得更失望,「我相信……這已經是說得非常白的一條問題……你沒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
 
「我……」我啞口無言,同時在怪責自己,怎麼沒有察覺到她昨晚的「問題」有著特別含意。
 


「所以……」她搖搖頭,苦笑,「算了吧……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阿森雙手繞到頸背後,把頸鏈解開,遞給我。
 
「頸鏈還你,而我……」她冰冷地看著我,「任得你處置。」
 
我接過頸鏈,看著阿森;她的目光堅定,但略帶哀傷;我不確定她的這個模樣是不是演出來的,但我的內心,已經非常痛。
 
我垂下頭來,看著手中的頸鏈,一陣感概湧上心頭。
 
它竟然值十億……身為「教授」的我,身家當然不止十億,但個份量,還是感到相當之重的。就這麼一條頸鏈、一顆寶石,這個世界一定是瘋了﹗但打從我第一天來到這個平行世界,我遇到的每一件事情,又有哪一件不是令人瘋狂的呢……?
 
所以,我亦打算做一件瘋狂的事。
 
「這條頸鏈,送給你。」我把頸鏈遞向阿森。


 
「誒?」她一臉不可置信。
 
「不過有條件。」
 
阿森聽到「有條件」三個字,本來要遞上來的手隨即垂下,表情也轉回戒備的模樣。
 
「什麼條件?」
 
「妳要留下來,繼續幫我打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