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我提出的交換條件,阿森感到不可置信。
 
「就這樣?」她很疑惑。
 
「對。」
 
「為什麼……?」她想不通。
 
「我想妳留在我身邊。」我說出心底話。
 


「你在說什麼……?」她不敢相信,「你在戲弄我嗎?﹗」
 
我輕嘆一聲,調整一下情緒,「我是認真的……那十億跟你相比,其實……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了。」
 
阿森眉頭一皺,內心有點波動嗎?
 
「你的意思是說……我對你……很重要?」
 
「對。」我很堅定。
 


「比十億更重要?」她追問。
 
「沒錯。」
 
「如果我跟你要的,是一百億呢?」
 
我愣了一下,「怎……怎麼又是這種問題……?」我眉頭一皺,換了個說法,「我只能說,我能給你多少,就給多少。」
 
她冷笑一聲,滿是懷疑,「你能夠給我的,就只有錢嗎?」
 


我快要被她氣瘋了,心裡亦越來越著急。
 
「我是說所有事情,只要能夠為你做的,我都會做﹗」我更加堅定地。
 
她看著我,假笑著,「你的甜言蜜語,真的很動人。」
 
我的心臟一抽,涼涼的,「……什麼意思?」
 
「你追那些女星、𡃁模的時候,都是用這些說話、珠寶去哄她們,對吧?」她諷刺地說。
 
我感到很難過。「你怎可以這樣說……?」
 
「也是,因為這次,你得用上十億。」她冷嘲熱諷。
 
「現在到妳懷疑我啦?」我無奈地。


 
阿森沒有回答,就像答案已經心照不宣。我有點垂頭喪氣,好不容易才抖擻起來。
 
「是不是我講得不夠白……」我決定鼓起最後的勇氣,「羅森,我喜歡妳﹗我真心喜歡你﹗難道你一直都看不出來嗎?﹗」
 
對於我赤裸裸的告白,阿森看似不以為然,這令我更加的著急。
 
「妳可不可以不要對我那般絕情?﹗妳可想起來嗎……?妳接二連三爆竊我的店,我從來沒有計較,我後來還特意安排工作給妳,希望你改過自身,我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她在留心聽著,開始若有所思。
 
「我們昨天一起去光顧伯爵扒房、去購物、去打人,我們還一起去老蘭去扮鬼扮馬,我們昨天一起的時候,不是過得很開心的嗎?我們後來還一起搗亂了一間店……」我想起糗事,頓了一頓,「我是今天看新聞才知道……那原來是我的店……」
 
我越說越蠢,一臉無奈,但好像逗得阿森偷笑一下。
 


「妳對我來說……是獨一無二的。為了妳,再荒唐的事,我都會做。甚至……我曾經想過,覺得自己無論穿越到那個平衡宇宙,其實到頭來,我還是會一樣愛你。這條頸鏈……它對妳來說,意思是這麼大,如果我一早知道,我一定是第一時間送給妳。現在……雖然是遲了一點……但是……請你收下吧……」
 
我充滿真誠地,把頸鏈再次遞給阿森。
 
此刻,阿森看著頸鏈,沒有如我預望般的慢慢把它收下來。她只是注視著它,很久、很久……我知道她被我的告白泛起了一絲漣漪,但她最終會被我打動嗎……?
 
「我相信你,」她說︰「其實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她的態度變得溫和,「你對我的好……其實我都感受得到……」
 
我感到一陣喜悅,「所以……你……?」
 
「我不能接受。」
 
「誒……?﹗」我受到打擊。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以來,最討厭哪些人?」


 
答案一定對我很不利……
 
「我一直最討厭的……就是黑社會。」她苦笑,「是不是很無聊?」她自嘲。
 
我有點缺氧,講不出說話來。
 
「我很小的時候已經幫Suki姐的生果檔看舖,那裡經常會有人來收保護費,所以我一早已經接觸過你們這種人。」她接著說︰「你們是壞人,這個我很早就已經知道,但當我慢慢長大,更加了解你們的所作所為時,我才真正知道……你們是魔鬼。」
 
「高中輟學之後,有一段時間我迷失方向,我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事情、道路應該怎麼走。剛好當時候,我住的那一區有一個惡人出名了,然後我在想……我有沒有可能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把這些惡人逐個消滅呢……?之後,我偷了那個惡人的錢,害他被自己的社團追殺,最後,他還因此坐牢。」
 
聽見阿森的這番說話後,我感到非常震驚。
 
「你說的那個惡人……就是火人?」我聲音有點抖顫。
 


「沒錯。」
 
意想不到﹗原來當年這件事情,就是阿森所為﹗
 
「之後,我就一直在做這事情……當我越做下去,越知道更多你們的壞事,我就越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情很正確、也很有意義。雖然,我也了解到個人的能力有限……一雞死、一雞鳴。但我就是不想讓你們好過,不想讓你們幸福……這是我根深蒂固的想法。」
 
她剛才好像說……「我」不配得到幸福……?
 
「來到現在,你對我說,你喜歡我……」她沈靜了一下,「我可以坦白跟你說……我有心動……但你覺得這樣很可笑嗎?你說……我該怎麼辨?」她的表情很痛苦。
 
對於阿森的告解,我給不出反應,我根本不懂得回答她的問題。我看著她,看見她望我的眼神就像是哀求,希望我從此離開她的人生,讓她重新做回自己一樣。
 
「對不起……這條頸鏈,和你的愛,我都不能收下……」她宣讀了我的死刑。
 
我倆陷入了一陣子的靜默。
 
「最後的一條問題……」她再次講話,「你真的不打算追究我嗎?」
 
我沒有回應,因為這一條問題,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謝謝你……謝謝你一直對我的包容……我要離開了……」
 
阿森微笑,向我鞠躬,然後繞過我,即將離開休息室。
 
「等等……」
 
我捉著她的手臂。
 
「你打算去哪裡?我還會找到妳嗎?」我捨不得她離開。
 
「我會離開香港,我想我們應該不會再見面。」
 
聽見她的回答,我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她輕輕的鬆開我的手,而我則呆在原地,整個腦袋都混亂起來。
 
她要離開我……我要死纏爛打嗎?原來身為黑社會,是原罪……我不配得到幸福,我不配得到她……她說……不會再見面了……是真的嗎?以後,也無法再見到她了……在原來的世界,我沒法得到她……在這個世界,都一樣……無論我去到哪裡,哪個世界……結果……原來都一樣……
 
好絕望……好哀傷……
 
我不想這樣﹗﹗﹗
 
「阿森﹗」
 
當我醒覺過來,轉身一看,阿森已經離開。
 
我猛地追出去,在通道上沒有看見阿森的身影;我跑到木門前面,猛然把門打開,眼前盡是前舖人山人海的混亂場面。我慌張地在人群中、向著出口的方向不斷地找尋阿森的身影。好不容易,我終於看見她了﹗
 
此刻,阿森已經快要走到門口了,只要她一踏出去,我就可能永世也找不著她;但現在,我與她卻被人群重重分隔開。
 
我毫不客氣地把面前阻撓的人推開,但對於我的舉動,他們就更用力的與我對抗著;我大聲呼叫,想讓阿森回頭看我一眼,但現場吵鬧的聲音完全把我的聲音蓋過了。
 
「阿森﹗阿森﹗」我叫得聲嘶力竭,但毫無用處。
 
沒救了……眼見還有兩步,她就要離開珠寶店。
 
「阿森……﹗」我充滿了絕望。
 
正當阿森快要踏出門口時,老經理突然在她身邊出現。阿森被他叫停,然後他們在談話。我猜不透他們在談論些什麼,但見他們講了幾句話後,阿森便有點不甘願地、重新回到她的工作崗位上。
 
老經理,做得好﹗我暗地叫好。
 
站在遠處的老經理,他轉一轉身,向我看過來。他向我微笑、單眼,就好像得悉我和阿森剛才發生了些什麼事情一樣。
 
我感到驚奇,但還是非常感激。我對老經理回以微笑,點點頭。
 
阿森返回崗位後,她亦向後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看見了我。我禁不住向她開懷地笑了一笑,更忘形地揮起手來;她別過臉,明顯與我的心情是相反的。
 
「首先把她綁起來吧。」
 
身邊突然有人講話,使我大吃一驚。我回過神來,發現原來是Robert,就連黑色三連星也到來了。
 
「你們來了嗎……?」我說。
 
「教授,真的不要把她綁起來嗎?很難擔保她會再次逃跑喔。」Robert開玩笑說。
 
我看Robert一眼,沒好氣,「多事……我自有主張……」
 
說罷,我和Robert交換一個眼神,然後大家都笑了起來。多得他的爛笑話,我感到心情變得輕鬆了點。我必須振作起來,因為我已經決定好了,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讓阿森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