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訓醒後,我起身伸一伸個懶腰,唔知點解背後有股好寒既感覺。我向後望一望,發現表妹已經醒左,而且仲望實我...

我心虛咁講:「婉婷,咁早起身呀...唔訓多陣?」

表妹:「睡得夠多啦,所以就起身」
「表哥琴晚訓成點呀?」

我:「嗯...訓得幾好呀...」

表妹:「咁琴晚舒唔舒服,滿唔滿足呀?」



我:「睡...睡得舒服呀,都滿足啦...」

表妹突然攬住我,對奶貼住我背脊,然後講:「表哥想唔想再舒服d?」

我果刻心諗:「弊...唔通琴晚d野...比表妹發現左..?」

我:「咩舒服d...」

婉婷隻玉手慢慢向下伸摸到我孖煙通褲頭位,然後一野伸左入去,再揸住我二弟,然後上下上下慢慢chok。跟住表妹用左把小小淫又有d嗲既聲問我:「表哥,咁樣會唔會比琴晚更舒服?表哥你下面都好硬下...」



我:「婉婷...琴晚...呀...」,婉婷愈chok愈快,我爽到忍唔住,所以講講下「呀」左一聲。表妹明顯無咩技巧,所以都係一味上下咁chok,但對當時既我,已經...已經爽到死。人地隻手主動幫手打飛機,唔洗自已郁果種感覺真係好L爽...所以chok唔夠5分鐘左右,我已經射左出黎。表妹伸返隻手出黎,望住d白色液體,然後講:「呢個原來就係精液啦?」

我果刻其實覺得好尷尬,好似做錯事既小朋友比老母捉住左咁...我:「表妹,琴晚...對唔住呀..。」

表妹:「無野呀表哥,我鍾意表哥咁對我~」

嘩...我無聽錯呀嘛...我:「無嬲表哥我?」

表妹紅住面咁講:「無呀,嘻嘻,第時...第時表哥再有需要...就搵我啦...唔講啦...我去刷牙洗面先~」



表妹拎左張紙巾抹一抹手就出左房,我都拿拿林用紙巾抹一抹,換左條新孖煙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