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早呢一發就係黎得太突然,我都完全反應唔到過黎。換左條孖煙通既我出返廳,表妹仲係廁所未出黎。而老豆老母房同細姨間房都關住左,咁姐係佢地已經返左黎,而且仲訓緊,我心諗:「睇黎又打通宵麻雀」。每次返鄉下,我兩老就好鍾意賭,可能係新年個氣氛真係幾岩賭。

跟住我坐咗係廳等表妹用完廁所出黎,坐係到既我又回想返岩先表妹幫我打飛機既情況,真係好正...好正。但其實內心係有小小淆底同尷尬,可能係兩家人相處得太埋,而且始終係對左咁多年既表妹,突然間兩個人既關係起左d變化,好似變得更親密咁。但我知道呢種已經變質既關係,老豆老母同細姨一家係反對,因為係佢地既角度,我同表妹就係好似‘’真兄妹‘’咁。

哎呀,都怪自己太唔掙氣,忍唔住先...。諗諗下,表妹已經係廁所出黎後望到我係到發佝瞀,然後對住我講:「表哥,唔好係到諗衰野!」

我:「婉婷,我無呀...,我去刷牙先」

表妹:「表哥覺唔覺得婉婷係咪好抵錫呢?」





我都唔知點應好,順便應左句:「你一直都係咁抵錫架啦」

表妹:「嘻嘻,去刷牙啦」

於是我入左廁所,對住塊鏡問:「婉婷係咪真係鍾意我呢?定係出於我係表哥先幫我?」。毒L既我,覺得呢一個相當複雜既問題。由於係岩先係條孖煙通入面射,d白色液體都hi到大脾果d位,雖然係用紙巾抹左,咁都好似唔多舒服咁,所以順便都沖個涼。

沖完涼刷完牙出黎,表妹抱腳坐左係梳發上睇電視。因為表妹係著吊帶裙,所以抱腳坐會露左條底褲出黎,我望到啦...係純黑色底褲呀!雖然20幾分鐘前先打完飛機,但再望到咁既情景,二弟又再次蘇醒過黎...。

婉婷:「表哥你係咪睇得好過癮呀!」





阿明:「無呀...無呀」,呢個時候老豆老母開房門行出黎,婉婷一見到就即刻放低對腳落地,婉婷:「二姨、姨丈早晨呀」。

我老豆老母:「早呀婷婷」

老母:「你地吃左野未呀?」

表妹:「仲未呀,都係岩岩訓醒無耐」

老母:「咁就岩呀,阿明呀!?」





我:「媽,點呀?」

老母:「去買d野食返黎,阿媽要執野,等陣晏就我同你細姨佢地都要去拜年」

表妹:「表哥,我同你一齊去買~」

老母:「咁阿明你帶埋婷婷去啦」

我:「喔」

於是表妹入房換左套簡單既出街衫,T-shirt短褲,依然露左對白白淨淨既長腿出黎,而我就都係求其穿件T-shirt同短褲就算。因為唔會行太遠,所以我同表妹都係踢住拖落街去買。

落到街,表妹照舊橋住我手,然後開口問我:「d男人係咪個個都鍾意打飛機架?」

嘩,突然問d咁既問題呀:「係...係掛..」





表妹:「嘻嘻,咁表哥鍾唔鍾意呀?」。我心諗咁問法,一定有景滾...。

我:「鍾意...不過呢個係男人都鍾意架啦」

表妹:「嘻嘻,表哥鍾意就得啦~」

我口快快咁問:「表妹你點知打飛機係咩呀?」

表妹:「因為我有睇過av囉,而且表哥琴晚...琴晚捉住人地隻手...嘻嘻」

呢一刻,我真想打自己兩巴掌,我唔應該問架...氣氛即刻尷尬晒。

表妹有d怕醜:「只要表哥鍾意,我...我唔介意架...」





我:「婉婷,你講真架...?」我都呆左一呆,企左係到。

表妹:「哼!我似講笑咩」,之後就跑前幾步,跟住再講:「表哥,快點行啦,我餓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