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完豉油上返樓,老豆無係廳,應該入咗房。

我:「媽,豉油買好啦」

阿媽:「得,黎緊」

然後著住圍裙既Michelle 行咗出黎,嘩...著住圍裙既Michelle 增添咗一份賢淑既感覺。

Michelle 行過黎對我笑一笑,然後講:「支豉油比我啦,我拎入去就得」





表妹拎走支豉油:「哼!我拎入去比阿姨」,然後一路快速行入去廚房,一路講:「二姨,豉油黎緊~」

Michelle :「你表妹真係得意」

我:「Michelle ...其實我有d野同你講..」

Michelle :「唔講住,我仲要入去幫Auntie 手煮隻。之後我地大把時間慢·慢·講」,轉個身就行入廚房。

呢個時候表妹都出返黎,當兩個人係走廊擦身而過時,兩人之間仿佛有電光火石,兩道強光互相角力咁,「磁~磁~磁」。





表妹「哼」咗一聲就行到我隔離,然後橋實我隻,好似向緊Michelle 示威咁。但Michelle 笑咗一下就入咗廚房,可能Michelle 真覺得表妹就係我表妹,而且都可能覺得表妹唔係佢既對手。

表妹:「你睇下佢,個樣幾得戚呀!」

等煮好晒飯同餸後後

老母:「邊個幫我拎d餸出去呀」

表妹好主動咁講:「二姨,d餸等我拎出去呀~」





老母:「呵呵,婷婷幾時變到咁乖女架。拎住小心熱呀!」

拎出去走廊果時,又撞到Michelle ,表妹無理到佢,迎面而過。點知,表妹突然比野kick一kick,就咁仆咗落地,而碟餸都灑晒落地走廊到。因為跌之前,我老豆都夾岩係房出黎,老豆夾岩都睇到晒。

表妹:「好痛呀...」

我聽到咁響既聲都即刻行過黎,過咗去走廊時就見老豆同Michelle幫手扶緊表妹起身

老母:「咩事咩事」,老母聽到聲之後都係廚房行出黎。

Michelle :「做咩咁唔小心呀」

表妹:「有野kick咗我一下呀」

老母:「哎呀,唔好理呢d先啦,老豆快d扶婷婷坐低,二姨入房拎藥酒幫你捽一捽。」





我即刻行過去:「傻妹,有無事呀?」

表妹有小小喊聲:「痛...」

老豆:「衰仔,仲望!仲唔過黎幫手扶你表妹到梳發到!」

Michelle 將表妹一邊既膊頭讓返比我扶,跟住就幫手塊返d碟碎同餸。

老母係房拎完藥酒出黎見到Michelle 係到拾:「芷澄,唔好執啦,小心整到人,等陣等我拎掃把地拖清」

搞完一大輪後,終於食得飯

因為跌得唔好太嚴重,都係隻腳損咗小小,所以表妹好快又無事返。而食飯果時,老豆都係無咩講野。





Michelle 夾咗d餸比我:「阿明,食多d餸呀」

表妹見到咁樣,都不甘示弱,都夾咗隻雞脾比我:「表哥,你最鍾意食既雞脾呀」

老豆:「衰仔,艷福不淺喎,但都唔夠你老豆我以前咁勁,想當年你老豆我英俊瀟灑,迷倒萬千少女....」

老母夾咗d餸,一野塞落老豆把口到:「食你就食啦,咁多野講」

老母:「芷澄呀,你阿媽阿爸做盛行架?」

Michelle :「我...我細個果時,阿爸阿媽因為車禍就過咗身,所以係阿嫲凑大我架」

嘩...原黎Michelle 父母雙失架...

老母:「呀...你睇Auntie 把口呀,真係衰」





Michelle :「無咩野呀,都過咗咁多年,我都放低咗。」

老豆打圓場:「食飯食飯,唔好講啦」

老母再望一望Michelle 隻手:「芷澄你隻食指紅咗呀,係咪流緊血呀?」

Michelle :「無咩大礙呀,小小傷姐...」

老母:「一定係岩先執d碟碎時整親啦,Auntie 去拎藥水膠布比你」

我望一望Michelle ,真係𠝹損咗wo。

老母拎完膠布出去一遞就遞比我:「阿明,幫芷澄痴膠布」





我:「喔」

Michelle唔好意思咁講 :「我自己得啦,唔洗啦~」

老母:「唔洗咁客氣wo,比阿明幫你痴」

表妹有d嬲咁望住我,但老母之命,點夠違拒呀...

Michelle :「唔該你呀,阿明」,然後再望一望表妹笑一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