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頭唔知點解變得愈黎愈痛,忍痛下迷迷糊糊咁落咗樓截咗架的士。係咪真係夢呢?但點解岩岩同Michelle 發生既一切好似好真實咁,而且個身體好似好攰...唔得...頭好痛,都係唔好諗住。

-返屋企後-

老母滿面期待咁講:「一送送成3、4個鐘,係咪...係咪有d咩好消意同阿媽講?」

我:「媽,我頭有d痛呀」

老豆:「無做出d咩衰野對唔住‘人地’呀嘛?」



我當然聽得出老豆既弦外之音。

我:「緊...緊係無啦,唔講啦,我想返房訓啦」,之後我就行入房。

老母見我無理佢就講:「衰仔呀,次次都係咁」

老豆:「見個衰仔好似好攰咗,比佢入房抖下先啦」

我無理到老母,關上門後拎出手機打開一望,見到表妹whatsapp同電話都搵咗我幾次,我忍住痛,打個電話比表妹



表妹:「梁家明!你去咗邊!咁遲先覆既!」

我:「我頭好痛呀,我想訓陣先,聽日你答你好無?」

表妹:「頭痛...緊唔緊要!?」

我:「我訓陣應該無事」

表妹:「咁唔好傾啦,你快d攤落床訓先!我收線啦」



我:「嗯」。收咗線後,我瞬間訓著。第二日訓醒已經早上十點。老母敲一敲我房門:「阿明起身未呀,你要早d去霸位架」

我輕輕咁應咗一聲:「喔,而家起身啦」

我再次拎返部手機出黎望一望,Michelle whatsapp 幾條訊息比我,當中包括圖片。

我打開望一望張圖(示意圖)

我同Michelle 既床照,而且兩個人全裸...

Michelle :「琴晚...琴晚...你會負責架可?」

Michelle :「阿明,我唔係逼你呀,我淨係想同你一齊」

點解!?唔係夢黎架咩?我起身明明係梳化架?我...我頭好痛...隱約醒起:



「同Michelle 浴室大戰完...然後...我一起身...就望見自己同Michelle 全裸訓係張床上...我果刻好驚...我連忙著返晒d衫,然後幫Michelle 蓋上張被就諗住走...但行到梳化位時...頭好痛...又暈咗係梳化上...之後...之後...」


點解會發生咁既事...點解我無好好控制到自己...點解...唔得!呢件事絕對唔可以比表妹知!

我覆Michelle :「張相除咗我,你有無send比其他人?」

Michelle :「張相係我同阿明你既珍貴回憶...得你有同我有❤️」

我呢一刻好驚Michelle 會send比表妹,到時...到時我實會失去表妹...

我:「琴晚...琴晚係我太衝動...無諗到後果...我...」

Michelle :「我願意架,只要阿明你留係我身邊就得,我唔會破壞你同你表妹既關係」



我:「但...呢個好似...會對你唔公平」

Michelle :「我唔介意,我自願架!」

我:「嗯...我要冷靜下」

我覆完後,就起身刷牙洗面,順便沖個涼等自己清醒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