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屋企,我係細姨食完夜飯後-

我走咗之後,表妹就訓著咗。

細姨趁表妹訓緊教,打算幫佢執下房。

細姨:「衰女包呀,又買一埋零食收係房偷食,都唔怕惹蟻同曱甴既。」

細姨打開個7仔膠袋,摷一摷:「咦,咩黎架?」。細姨認真一睇,原黎係避孕套,晴天霹靂,即時呆晒係到,細姨表情開始變得十分詫異。





但由於表妹仲訓緊,細姨無即時追問,拎咗出廳同姨丈商量事情。

因為已經休息咗成日,表妹再次訓醒後,成個人精神返好多,所以打算出廳斟杯水飲。一出到廳,就見到細姨同姨丈好嚴肅咁坐咗係廳

細姨隨手一拋,將盒condom放係茶几上

細姨明知故問:「講!盒野咩黎?」

表妹:「媽...盒野...」





姨丈:「婷婷,你間房點會收埋呢d咁既野...」

表妹:「我...」

細姨開始發嬲:「講呀!個衰人係邊個?我實會搵佢算帳!」

表妹:「無呀...」

細姨:「咁你同我解釋下,盒野邊到黎?」





表妹:「我唔知呀...」

細姨:「你同我跪低,你講,你係咪已經比人咩咗?」

表妹:「我...」

細姨拎起支藤條係咁抽打表妹:「講唔講!個衰人係邊個!」

姨丈睇見表妹比打到咁嚴重,都覺得心痛,幫手阻止:「你想打死個女呀!」

細姨開始喊起黎:「點解我生...生個咁既女呀...」

表妹突然暈咗趴落地,細姨同姨丈即刻攬住表妹:「婷婷...婷婷...」

姨丈好激動咁講:「都叫你唔好咁大力打!快d叫救護車啦!」





細姨好緊張咁拎起電話call 999。




-Michelle ,時間同一日下午3點,阿明離開後-

人生最無奈既事,莫過於強逼你去傷害你最心愛既人。 Michelle 打完電話後,就行入廁所,扭開水制。花灑水沖洗塊面,雖然可以遮掩淚水,但依然無法掩蓋自己既痛哭聲。

Michelle喊住講 :「陳芷澄,你要堅強d!狠心d!唔可以心軟架...」

沖完涼,換咗套新衫,Michelle 就出咗門口,黎到A醫院探嫲嫲。

Michelle 望住訓係病床既嫲嫲,喊住講:「嫲嫲,我就快籌到錢比你做手術架啦...」





嫲嫲無咩力氣咁講:「傻女...你嫲嫲我都80幾歲...都係時候架啦...但我...我最唔放心既係...你呢個傻女...」

Michelle 一邊用手抹耳淚,一邊講:「所..所以...我唔會比...比嫲嫲你...咁快...咁快...就走架...你走咗...呢個世上就得返我一個孤苦伶仃啦...」

嫲嫲:「傻女...呢兩三年已經好辛苦你啦...」

Michelle 收晒鼻水,抹晒眼淚,強裝堅強:「一d都唔辛苦...我...我好捱得架..」

嫲嫲都開始喊咗起黎:「傻女... 嫲嫲... 嫲嫲咩都知...」

Michelle 攬住嫲嫲,兩人哭聲一片,充滿哀傷氣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