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返到屋企後,一入門

老母:「婷婷無咩野呀嗎?」

我:「我去探佢時,佢精神已經好返好多啦,應該無咩野」

老母:「無事就好,應該係琴晚有d食物燒唔燒就食咗」

老豆:「最多都係肚痛,唔死得人既」





老母:「死死死,咁難聽,𦧲口水講過」

老豆輕輕打自己嘴兩下:「係係係,你睇我把衰口」

老母突然變得嚴肅:「得啦得啦,阿明,我有野問你」

我:「喔,問啦」

老母:「你係咪同婷婷拍拖?」





聽到呢句既我同老豆,對眼都差d突埋出黎。

老母:「唔洗講啦,聽你地兩仔爺既反應我就知估得無錯」

老豆:「阿仔,你自己搞掂佢啦,我入房先,88」

老母同老豆講:「你係共犯,你同我坐返低!」

我:「媽...我」





老母:「其實阿媽我又唔係咩舊社會既人,我好開明架!」

老豆:「你認真架!?」

老母怒睥老豆:「你講多次!?」

老豆:「開明...絕對開明,仲有英明!」

老母:「呢排開頭見你同婷婷行都咁密,我都估咗d。而且你地兩個望對方d眼神變得好唔同。芷澄既出現,更加令我確定咗呢樣野。」

我:「媽...」

老母:「唔好打斷我,聽阿媽繼續講。芷澄一出現,婷婷變到幾緊張呀,琴晚佢地兩個點爭風呷醋得咁勁,阿媽都睇到晒。」

老母:「仲有呀,你地兩仔爺密密針就細聲d,方死我聽唔到咁」





老豆:「嘩,神探福爾摩沙呀」

老母怒睥老豆:「你又係既,一早知又唔早d講,搞到我成日幫芷澄,婷婷實憎死我呢個二姨啦」

我:「阿媽...」

老母:「你同婷婷拍拖,阿媽係支持既,咁樣婷婷就真係可以做我半個女啦,呵呵呵」

老母:「我地搵日早d同你細姨講,暪得愈耐,都爆果時,就一發不可收拾。」

老豆:「都岩既,早d承認會比你姨丈打得輕手d」

老母:「老豆你又講d咁既野」





老豆:「唔講唔講」

我:「媽...多謝你呀!」

-A醫院-

細姨:「醫生...我個女點呀?」

醫生:「血糖有d低,所以見頭暈。而家吊葡萄糖水同鹽水後好返d。但都要繼續留院觀察,因為始終有咗BB」

細姨:「醫生...你講咩有BB?」

醫生:「你個女有咗一個月,樣樣野應該要特別小心。」

聽完醫生講,細姨同姨丈當堂呆晒係到,面對咁突如其來既消息,換轉係邊個都驚魂不定。之後,細姨同姨丈無再講任何野,只係坐係表妹隔離,繼續陪住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