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入院,細姨已經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我老母。當晚我聽到消息,其實想第一時間去,但已經晚上12點幾,醫院唔比探病。

而我老母本身已經當咗我表妹係親生女咁濟,再加上又知道咗我同緊表妹拍拖(未來新抱),所以第二日請假同我一齊去醫院探表妹。

我同老母入到病房時,細姨姨丈就已經係到,應該都請咗假,而個氣氛係好嚴肅既感覺...當時既我係未知表妹有咗,因為細姨無係電話同我阿媽過。

表妹都起咗身,發緊吽逗咁款...

我同細姨姨丈點一點頭,之後就同老母企咗係病床邊,我老母都feel到個氣氛有d唔妥:「妹呀,婷婷無咩事呀嘛?」





細姨:「身體無咩大礙」

老母:「咁咪好囉,琴晚收到電話後,嚇到我而家。婷婷無咩事就好。」

細姨突然喊咗上黎:「家姐...你話...我點會生咗個咁既死女包架...讀就唔好好讀,而家...而家比人搞大埋個肚...」。細姨一路講,姨丈一路安撫細姨...

而我同老母一聽到「大肚」,兩人都好震驚,因為...因為表妹大肚,代表個老豆就係我...

細姨繼續好激動咁講:「今朝問極個衰女包,佢死都唔係講係邊個衰人搞大佢個肚,你話...你話...係咪想激死我先心樂...」





梁家明,表妹大咗肚呀!你唔可以再逃避架啦!勇於承擔好無!梁·家·明!

我一句聲都無講,直接跪咗落黎,而三老望到咁既情況都好驚訝。

我:「細姨姨丈,個衰人係我,對唔住!」

表妹睇見咁既情況:「表哥...」

細姨由悲傷慢慢轉為憤怒,細姨衝過黎我到,捉住我衫領,邊狂抽打我塊面外,仲聲嘶力竭咁對住我:「梁家明!你點解會做出咁禽獸既事,佢係你表妹呀!!!仆街仔!仆街仔!」每講一次仆街仔,就狠狠摑落我塊面到。





我阿媽當然知道我衰,所以無阻止到細姨,盡情比佢打我洩氣。而姨丈則靜靜咁繼續坐住,冷靜去睇呢一切既發生。此刻既我,知道自己係唔值得任何人可憐,係我自己攞黎衰。

表妹睇見我比細姨係咁摑,都痛哭起黎:「媽...媽!停手呀...」。

因為聲音太大,所以護士都黎到睇下發生咩事。

表妹嗌嗌下又突然暈低,老母同姨丈都同一時間睇到。姨丈見到細姨仲打緊我,然後好大聲咁講:「夠啦,婷婷又暈咗!」。

而老母望到表妹又暈,第一時間去拉住個護士去睇睇咩情況。

護士:「要即刻通知醫生!」

我當然都好緊張想望一望表妹咩情況,點知細姨對住我勁大聲吼叫:「扯呀!你同我扯呀」。老母睇見咁既情況:「阿明,你先返屋企先」

我都知我繼續留下都係於事無補,所以轉身就準備走。





而係病房門口,正好比一女子目睹呢一切既發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