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喊晒口衝上去,一路狂吼:「婉婷...婉婷...」

因為比堆人圍住咗,我衝到灘血前先見到表妹坐住咗係地上,而細姨就係表妹隔離安撫緊佢。

表妹一見到我,第一時間攬實我,然後喊住講:「文珊佢...佢...幫我...擋咗刀呀...」

我第一時間攬住表妹:「乖...無事架啦...有我係到...唔好喊...文珊佢...」

阿俊雖然被食蕉㩒住,但依然邊喊邊狂叫:「點解...點解...我唔想架...點解會咁...呀!!!!!」



文珊攤係地上,但尚有小小意識,個口吐咗幾個字:「阿俊...放手啦...」。講完後暈咗過去,無晒意識,身上仲插住把刀仔。

阿俊仿佛好似清醒過黎:「放開我呀...文珊...你唔可以死呀!!全部都係我既錯...係我太執著...係我放唔低...文珊...你醒下呀...」。但由於比兩個健碩既食蕉㩒住,阿俊始終掙脫唔開...

醫護人員好快推咗擔架床過黎,即刻將文珊送去急救。而警察都好快到咗現場,將阿俊拘捕。幫表妹錄晒口供後,警察都走咗。

《事件經過》

表妹同我傾傾下電話,阿俊突然出現,手仲要拎咗把刀仔。



阿俊用好詭異既眼神望住表妹:「點解我鍾意你咁耐,你竟然對我一d感覺都無!」

阿俊:「你個死賤人!而家仲要比人搞大個肚!賤人!」

表妹:「阿俊,你冷靜d呀...你想做咩呀...」

阿俊冷笑一下,之後企係到不斷重覆咁講:「我想做咩?我想做咩?我想做咩?」

表妹:「阿俊,你清醒下啦」



阿俊:「清醒?我要你個死賤人永遠都無得清醒!」

文珊狂叫:「阿俊!!收手啦!!」

阿俊望一望文珊狂叫:「呢到無你既事!」

狂吼聲已經逐漸嘈醒病人,護士都趕到黎,並立即call食蕉過黎...但面對住揸住把刀仔既癲佬,始終無人敢接近。

眼見阿俊逐漸逼近,表妹已經驚到雙腳發軟,坐咗落地下。

文珊已經病哭起黎,內心不斷問,點解自己最心愛既人會變成咁...今日呢一切都係自己既錯...如果無同阿俊講婉婷大肚,根本唔會發生而家咁既情況,文珊細細聲講:「係我...係我一手造成架!」

係阿俊起手落刀果刻,文珊衝咗上黎,一聲撕裂嘅叫聲,文珊倒地,食蕉趕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