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完咗後,我一邊攬住表妹,一邊安撫佢既情緒。等表妹好返d後,我就準備離開咗醫院,諗住返屋企休息下。

臨離開時,細姨:「阿明,塊面仲痛唔痛?」

我:「唔痛啦,我抵打架...」

細姨:「返去叫你阿媽幫你搽下藥油,今日細姨係重手咗」

細姨係同我講返野,姐係原諒咗我?





離開醫院返到屋企後,一到入屋後,老豆一野轟落我個頭:「你個死衰仔呀,比錢你買套你買咗去邊呀?」

我:「老豆,我有買架」

老豆:「仲講!?有買呀拿!有買呀拿!有買呀拿!」。每講一句,老豆都哼落我個頭度一下。

老母:「阿明佢知錯架啦,唔錯就錯咗」

老豆:「唔可以就咁算,等我拎支棍隊爆個死衰仔屎忽」





我:「老豆唔好隊我屎忽呀..」

老母:「老豆!」

老豆:「講下笑姐。唔隊屎忽啦,咁買套錢拎返出黎!」

我:「邊有咁架...」

老豆:「係你零用錢扣!」





老母:「兩仔爺無黎正經!講返正經事啦,聽日夜晚我地全家一齊去醫院,順便對阿妹佢地正正式式道個歉」

第二日

老母同老豆早咗收工,我地買咗好多賠禮,5點半黎到表妹病房。

我行到細姨姨丈面前,90度鞠咗個躬:「細姨、姨丈,全部都係我既錯!我會負責架!」

細姨:「算啦,睇見琴晚咁既情況,細姨我都睇化咗好多」

老母:「哎喲,咁咪好」

細姨:「好咩,而家婷婷大咗肚,你話點算?」

老豆:「唔洗諗啦,等婷婷出院,我即刻拉個死衰仔同婷婷去註冊結婚」





老母:「係呀...咁樣我地兩家既關係都可以親上加親,呵呵呵」

細姨:「我唔會咁隨便將婷婷交出去!禮金,擺酒全部要做足」

老母:「無問題,呢樣唔洗阿妹你提,我都會做足比你」

睇見咁既氣氛,我同表妹都對笑一下。

《Michelle 》

望住林婉婷訓係病床上,而且仲有咗阿明既骨肉。Michelle 唔想破壞阿明既幸福...

Michelle 撥通電話:「對唔住,我睇怕唔可以繼續幫你」。





之後Michelle 為籌手術費,不得不將父母留下既樓賣咗。呢一間屋,有Michelle 同父母生活既兒時珍貴回憶、同時都係同嫲嫲生活到大既地方,係一個充滿感情既地方。Michelle 原本係唔想賣,但去到呢一個地步,不得不賣...

《陳文珊 與 林文俊》

陳文珊因被刺中重要部位,失血過多,搶救失敗。林文俊因精神失常殺人,而被判入院令,需要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林文俊:「我唔會就咁算架,哈哈哈哈!」

《一年半後》

因為擺酒結婚唔係話即時搞就搞到,所以係四老商量決定後,等表妹生咗個B後,再補辦禮婚同喜酒。

Kelvin:「Michelle 當時退咗學之後,究竟去咗邊呢?」

四眼妹:「崩口人忌崩口碗呀」





我怒睥Kelvin 一眼,Kelvin尷尬咁講 :「Sorry,係小弟失言。不過真係完全估唔到,表哥同表妹竟然可以結婚」

我:「講咩姐你,誠哥夠同表妹結婚啦」

Kelvin :「今日你大喜之日,我比面你!」

老母細姨對住d親戚:「坐坐坐,記得飲多幾杯呀」

老母對住細姨講:「拿,我地兩姐妹關係又多咗重關係啦,呵呵呵」

細姨:「如果你地刻薄婷婷,我實唔放過你地!」

老母:「由細到大,我都當婷婷係女咁睇,錫佢都黎唔切,點會刻薄佢。而家仲幫我屋企生咗個肥肥白白既孫,呵呵呵」





另一面,老豆同姨丈幫手凑住我個仔

老豆:「嘉謙,笑下啦,唔好喊...」

姨丈:「哎呀,等我黎啦好嗎?」

老豆:「我搞得掂架!」

姨丈:「你明明就搞唔掂,比我抱下啦...」

兩個人好似大細路咁爭孫抱。

到夜晚8點鐘啦,婚禮主持拎起支嘜:「請各親友先就座,跟住落黎新人準備要進場啦!」

婚禮主持:「我地而家有請新郎新娘進場!」全場燈光調低,然後射燈照住我同表妹進場。

與此同時,門口接待處,有一個抱住個B既女生:「我想問,呢到係咪梁家明同林婉婷結婚既場地?」

阿明親戚A:「係呀,你係?」

女生:「我係新郎新娘個朋友,我叫陳·芷·澄」

全文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