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

月光穿透天窗,散射在大理石地板,滿月的倒影在上面浮動,讓人看得心醉。

空蕩的教堂內,一人在屈膝禱告,另一人則身負重傷,坐在其中一排木凳。

「公主未死。」屈膝禱告的人畫上十字聖號,緩緩站起。

他身上穿著白袍,頸掛十架,兩鬢斑白,眼睛瞇成一線,令人根本無法從他的眼神參透內心。



「無理由,明明我...」躺在長凳上的人是悔,他脫下皮衣,蓋著傷口。

「我依然感受到佢既氣息。」那人說。

「唔通係幻術?」悔這才發現自己剛忽視了昔日的戰友,杜比。

「放心,你仲有機會幫你妹妹報仇。」

那人轉身,面向教堂前的十架,月光拉出長長的背影。



「佢地係?」悔注意到背後浮現出七股獨特的殺氣。

唯一的共同點便是,陰森,可怕。

「你既同伴,以後好好合作。」

那人微笑,將手上的聖經放上神檯,反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