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熊貓拖延敵人,二人總算死裡逃生。

一頭霧水的紫盈只能任由拉薩特抱著自己奔跑。

她從來沒懷疑過拉薩特說自己被人追殺,但她萬萬沒想到不是黑社會,不是變態殺人犯,而是恐怖份子。

「希望頭先對熊貓無事。」拉薩特喃喃自語。

突然一個穿著威威司令卡通服的人攔路。



他把頭套摘下,微笑。

又一個獵人。

拉薩特停下腳步,慌亂的人群中有零星的人走出,慢慢把拉薩特包圍起來。

帶頭套的舉手,所有人同時間拿出武器。

熊貓館的兩人亦徐徐趕到,衣服破了三分二,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但恐怕兩隻熊貓的命運更悲慘。



說實話,要不是拉薩特的能力被封印了,對付這幫游離獵人是呼吸間的事情,但現在他的身體狀態跟普通人一樣,勝算必定為零。

「呢鑊無啦...」拉薩特抱頭。

「Game over。」威威司令用手槍指向拉薩特。

「呯!」

拉薩特嚇得抱緊紫盈,過了幾秒卻發現大家完好無缺。




他難以置信地捏捏紫盈被嚇呆的臉,再摸摸自己的下體,確保這一切不是夢境。

獵人首領則驚訝地看著前方,啞口無言。

他自身的能力是視覺緩慢,是從日本一個送豆腐的能力者身上得來的,是一種可以用慢鏡在眼裡播放影像的能力,但限制在於自身的速度不能改變。

但在剛才,子彈的軌道在射出的瞬間完全消失,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偷走,甚至連他放慢鏡頭亦無法從中窺探子彈來龍去脈。

他呆若木雞,百感交集,手下們卻不知道他剛目擊了一種子彈被消失案,只感奇怪。

「呼,好彩趕得切。」

子彈被拋高,接著,然後放進口袋裡。

突然,一人從高空跳下,擋在拉薩特與獵人首領之間。



這把熟悉的聲音,這個熟悉的背影,這句熟悉的台詞...

「團長!」拉薩特大叫。攔路虎擋在兩者之間,三方僵持不下。

留著中短的黑髮,一副比女人更精緻的五官,左眼下方印著一顆淚痔,身穿整齊筆挺的執事服。

七騎士的團長,「神偷」西西里斯。

或稱約櫃的盜賊。

約櫃,三聖物之首。櫃裡放著神的十戒,每一戒代表一種超凡的能力,本來由教會的首領神父持有及保存。

然而,在那場七騎士和教會的戰爭中西西里斯偷走了神父的十戒,差點導致教會落敗。



戰後,七騎士各散東西。

失去十戒的神父等同失去了一半力量,四出派人搜尋西西里斯的身影,想不到現在他竟然出現在這。

「團長!你專登黎救我㗎!」拉薩特哈哈大笑。

西西里斯沒有回頭,雙眼注視獵人首領。

獵人的首領聽見西西里斯的名號,再加上被他的空手接子彈所嚇到,立刻叩頭認錯。

西西里斯走到獵人首領的面前單手按著他的天靈蓋。

「唔好意思,我想帶走拓海既視覺緩慢。」西西里斯禮貌地微笑。

「下?」獵人首領仰頭。



他想起那個被自己推下山崖的賽車手,腦海中浮現出一張白癡又帶點可憐的臉。

事實上拓海沒有立刻死去,反而在醫院睡了幾天。

頃刻後,西西里斯鬆手。

「你可以走啦。」他鞠躬。

「真係?」比起害怕,獵人首領現在多了一份無奈。

「拓海臨死前求我唔好殺你。」西西里斯攤攤手。

獵人首領立刻站起,也不顧尿濕的褲子,慌忙地帶著部下逃之夭夭。



空蕩的廣場轉眼間剩下三人。

「團長!我真係好好好好好掛住你!」拉薩特興奮得跳起,把西西里斯抱著。

「你...」

「係咪太開心所以唔知要講咩呢?」

「你...你係邊個?」

「我識你㗎?」西西里斯滿腦子疑問。


「本大爺喎!特特豬呀,七騎士最強,天上天下霸氣無敵橫行宇宙史無前例第一人!」拉薩特自信地拍胸。

「你好...我叫西西里斯。」西西里斯尷尬地伸手。

「團長大人呀嘛,唔好講笑啦。」

「團長大人?」西西里斯騷著腦袋。

拉薩特無奈地捧著他的臉,用額頭貼著他的額頭。

「無發燒呀,好正常呀你。」拉薩特。

「你認識我?」西西里斯問。

「梗係啦!你係團長喎!我地七個入面得你一個識得用鼻食麵。」拉薩特模仿用鼻子吸麵條的笨樣。

「咁我...」還沒說完,他的身體突然消失,整個人沒入於西裝內。

過了幾秒,一個可愛的小孩從衣服堆伸出頭。

「唔好意思,我既後遺症有啲奇怪...」他攤攤手,尷尬地吐舌頭。

紫盈帶著兩人回到自己的板間房,再從長計議。


「正確黎講,宜家既我喪失咗某段記憶,我想將佢搵返。」西西里斯托著下巴。

現在,他的身體年齡只有十歲。每小時便會減少一歲,直到半夜十二點變回嬰兒狀態,第二天早上才能恢復原貌。

「但係點解好地地會失憶?」拉薩特問道。

「因為佢。」西西里斯打個響指。

「呯!」一個簡陋普通的木櫃憑空出現,壓在門前。

「約櫃,佢奪走咗我既記憶。我一定要搵到分別代表十戒既十個靈魂先可以交換返我既記憶同埋解封十戒既能力。宜家我手上只係掌握到四個靈魂。」西西里斯。

「所以你今日就係為咗奪走嗰個獵人既能力先出現,點解唔殺死佢免除後患?」拉薩特。

「無錯,如果唔帶走佢能力既話,拓海係唔會安息。因為佢到死個刻都怕嗰個獵人會用視覺緩慢去害人。再加上,佢亦無要求我幫佢報仇,好單純既靈魂。」西西里斯回答。

藤原拓海正正代表第五戒---勿殺人。他的靈魂亦安息於約櫃之中。








「屌,條友仔終於識得覆email!」拉薩特拿著notebook大罵。


「佢又瀨尿啦點算?」紫盈抱著嬰兒狀態的西西里斯問道。

「拎去擋尿布頂住先!」拉薩特將自己的四角褲脫下,扔給紫盈。

「呀!」紫盈看見拉薩特的下體,害羞地大叫。

「丫丫丫...」西西里斯也被嚇到放聲大哭,十分惹人憐愛。

「團長喊啦,佢唔飲奶奶會喊到天光...」拉薩特絕望地抱頭。

「做咩望住我...」

「你餵佢...」

「我都無!」紫盈毫不猶豫地拿起紙巾扔向拉薩特。

「呀仲有!我地今晚要走。」拉薩特隨手拿起一條牛仔褲穿起來,連內褲給忘了。

「去邊?」

「去會合我既朋友。」拉薩特微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