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寂靜。

兩個男人站於高樓。

一個穿著黑色連帽外套的少年,一個則衣衫襤褸老人,快意與殺意的眼神不約而同地注視獵物。

「老夫去會一會佢先。」老人微笑。

「唔好搞咁多麻煩。儘快完事。」連帽外套男提醒。



「放心啦。」老人摩拳擦掌。

「仲有,對方係七騎士既惡魔之子同神偷,唔好輕敵。」

「七騎士?我要佢見識下七殺既厲害...」一股力量在他的身體浮動,是習武之人眼中的氣。

七殺。

聞名於外的獵人團,由七人組成,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均是惡名昭彰的能力者,每人的力量足夠消滅一支軍隊。



這次以雇傭兵的身分重金受僱於教會,奉命剷除公主的七騎士。

他飛身躍下,影子在玻璃幕牆晃動,轉眼間,擋在了正在逃跑的拉薩特等人身前。

「唔好意思,此路不通。」老人渾渾噩噩的眼神凝視著三人。


「抱住團長走先,記得我同妳講既地方。」拉薩特將咬著奶嘴的西西里斯交給紫盈。

「咁你呢?」紫盈接著西西里斯,他又瀨尿了...



「以惡魔之名起誓。」拉薩特右手放胸,微笑時露出虎齒。

「我一定會無事。」

「好!」紫盈肯定地點頭,轉身就跑,儘管心裡盡是擔心,她還是選擇相信拉薩特。

拉薩特目送她的身影慢慢消失於街角。

「好啦阿伯,本大爺讓你三招先?」他正視老人。

「啪!」

老人的手上多了一樣事物。

是拉薩特的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睇黎唔需要!」他用指尖轉動頭。

「呢啲就係七騎士第一戰力既實力?」老人笑笑,看來七騎士都是徒有虛名之輩。


「你講咩話?」拉薩特若無其事地抓抓耳朵。

老人心裡一驚,神情依舊淡定。

「你既能力係再生?」老人質問。

「我既能力就係惡魔既能力。」拉薩特微笑。

實際上被聖槍所傷的他現在才剛恢復兩成力量,也就是惡魔最基本的能力---不死。



但是這兩成力量足夠他拖延時間,讓紫盈和團長逃跑。

這份不怕死的自信引起了老人的好奇。

他很好奇這個不怕死的人究竟有何能耐。

「唔怕死姐,但我諗你會怕痛掛。」老人按壓指骨。

「哈,咁大年紀仲玩sm?」拉薩特苦笑。

話畢,他的雙手被老人折斷,在他反應過來,打算出腳的時候才發現他的腳早被拔下來插進心臟的位置。

紫盈背著西西里斯逃跑,累了便休息,休息完繼續跑,直到雙腳都破皮,筋疲力竭。


「啪!」



她失足掉在地上,但依然用雙臂護著西西里斯。

「你仲跑唔跑得郁,不如我地休息陣先。」長到兩歲的西西里斯咬著奶嘴,牙牙學語。

「唔可以休息,咁會耽誤時間,拉薩特佢仲幫我地拖延緊!」紫盈用手擦掉汗水。

「放心啦,佢無咁易死。」西西里斯舉起拇指。

突然,天空下起雨。

不遠處的街口有一人影晃動。

黑色連帽外套,凌亂的頭髮滲出水滴,蒼白的臉上有一雙野獸般銳利的眼。



不屑,傲慢。

「小心。」身高不足一米的西西里斯立刻站到紫盈前方。


少年自暗角走出,修長的手指上浮動著水珠。


水珠懸掛在空中。

盤旋,盤旋,盤旋。

「西西里斯?」少年疑惑。

「正是在下。」西西里斯微笑,咬著奶嘴。

雨,伴隨著少年的殺意越下越大,西西里斯不知從哪裡拿出一頂紳士帽戴在頭上。

「Rainman,你有資格知道我既名。」少年的嘴角上揚。

Rainman向外伸手,地上的雨水像水蛇般靈動,攀上他的手臂,化成長矛。

長矛脫手。

咻一聲飛向西西里斯。

西西里斯打個響指,一個櫃子立刻憑空出現,砸在他的面前,粉碎長矛的攻勢。

「長矛攔截。」雨水滴答滴答地掉在他的紳士帽上。

他擁有世界上最硬的櫃子---約櫃。

「有趣。」

Rainman化成一灘水直接沒入土地,然後隨即從西西里斯身邊的一塊積水處跳出,左手化為水劍,直接砍向他的頭顱。

西西里斯看到水的倒影,提早閃避,跳到數米外,但紳士帽還是被斬斷一角。

約櫃像長了腿般自動閃現在他的旁邊。

他敲敲櫃子的頂部。

「第三戒,忍耐。」一股力量聽召,自約櫃傳向他的身體。

面對強大的攻擊便需要更強大的防禦。

第三戒---忍耐。


簡單而言便是提高能力者的抗性,有效地抵抗攻擊,但是不同於其他防禦技能,能力者的對抗性會隨著戰鬥過程不跌反升。

Rainman的雙手化作水鞭,然後一陣狂風暴雨似的打在西西里斯身上。

鞭鞭有力,將西西里斯打得全身濕透,渾身腫痛。

不過,他沒有選擇迴避。

因為第三戒會因為能力者選擇逃避而倒退,所以西西里斯正是以自己的意志力,一點一點的換取防禦力。

然而,這一切都看在了Rainman的眼裡。

水,是他的化身。

每一下打在西西里斯身上的鞭都是他手的伸延。

所以他自然感到每一下的攻擊逐漸變弱,甚至有減慢的趨勢。

他開始洞察到西西里斯的意圖,於是心生一計。

Rainman用左鞭佯攻,在西西里斯格擋鞭子之際,鞭的頂端像靈蛇般纏住他的手,借力將自己拉前。

反彈的力量令Rainman全速向西西里斯面前,右手自水化拳,猛擊在他的臉頰。

西西里斯口吐鮮血,飛彈數米。

「無估錯既話,你既防禦能力只可以每次累計一種攻擊,但係好遺憾,我拳腳功夫都唔差。」Rainman按壓指骨。

西西里斯慢慢在地上爬起,抹掉嘴角的鮮血。

這下糟糕了,剛才自己被對方出其不意的一拳放到,累積的防禦力隨著意志的減退像洪水決堤。

Rainman知道現在是取他性命的最佳時機,露出殺意的微笑...

「完結啦,我地既遊戲。」


Rainman舉手,周圍的雨水全部匯聚於他的上方,一滴不漏。

雨水化成一條水龍,張牙舞爪。

「吼!」水龍咆哮,嗜血的利齒瞄準西西里斯的頸。

西西里斯疲累的身體失去了第三戒的加持,這一擊必定會將他粉碎。

「遺言?」Rainman。

西西里斯沈默,像在醞釀著什麼。

水龍在空中盤旋一圈後,兇猛地向目標俯衝,激起層層浪花。

西西里斯張眼,向前方舉手,口裡默念數字。

在龍牙觸碰他指尖的瞬間,整條水龍順著剛才滑行的軌道解體,憑空消失。

Rainman的眼睛瞪大,難以置信。

西西里斯咬咬奶嘴,自信地微笑。

「水元素,H2O。如果無咗氧仲係咪水?」




能力名稱:偷天


代表圖騰:一把破爛不堪的匕首

能力:能力者可以偷取其他人的能力或者具其能力特性的事物。有一定機率觸發隱藏能力「換日」。

後遺症:能力者以自身年老的時間向盜賊之神換取偷竊能力,所以於使用能力後的數小時開始逆生長,直到凌晨時分長成嬰兒,第二天清晨恢復正常。

能力者:西西里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