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空的某外星軍艦,一個紅衣女子站在眾多白衣人當中。

那個紅衣女子說: 「件事搞成點? 」

其中一個白衣頭目回答:「將軍,你要嘅女人我地已經捉左返黎,一定岩你要求!」

說完,便叫他的手下拖出數十名地球女子。

「哼,就係呢種貨色?」



「......我地已經盡左力去搵。」

「得啦,唔洗再講,地球女人真係唔掂。」

紅衣女子說完便便冷笑幾聲。

忽然,有個被綁住的地球女子大叫: 「就算係一般貨色都比你呢個賤女人好!」

紅衣女子聽見大怒,轉頭一看,只見地球人群中,那個無禮的女子竟是大美人。



「哼,大膽人類! 你有咩資格講我?」

「我可能冇資格,但係世上有千千萬萬嘅女仔靚過你!」

「你...」

紅衣女子聽後更怒,但隨即便收起怒容,笑笑口地說: 「欣賞你咁大膽,你叫咩名?」布

「哼,死都唔會同你講!」



「真係唔怕死?」

紅衣女子說完,便舉起左手,口中念念有詞。

不久,那個地球女子竟然飄浮在半空。

那地球女子頓時嚇得死半,連忙道:「我叫陳美惠...放我落黎呀。」

「哼,地球人嘅名字真係奇怪。」說完,便將陳美惠放下來。

「你幾有趣,本將軍就放你一條生路,哈哈,將佢帶去特別房間!」
 
白衣人聽見,用電擊槍將美惠射暈後,將她帶走。
 
「我要親自落去視察軍隊,你地唔洗跟住我。」


 
那白亡頭目聽後大驚,說:「將軍,吾王落命令,將軍係唔可以離開軍艦嫁...」
 
「你理得我,我會同父王解釋。」
 
「但係...」
 
紅衣女子怒道: 「你係咪抗令?」
 
白衣人聽後跪下: 「唔係唔係,小人唔敢,將軍萬事要小心呀。地球軍隊雖然大部分已經投降,但係仍然好多殘兵抵抗緊!」
 
「哼,就憑地球人都有能力殺我? 你未免太睇小本將軍。」
 
「小心唔敢...」
 


「唔洗多講,你退下。」
 
 
 
 
 
美惠慢慢清醒,一打開眼,只見自己身在一間房間,四周無物,只有一張床。
 
心想自己被外星人捉去,多半活不來,又不知道父母的安危,不禁痛哭。
 
 
 
 
孔傑在千鈞一髮間倖存,頓時冒了冷汗,差點尿都出來。
 


只見那男人身上帶上盔甲,手持一把長刀,樣子看似是40多歲。
 
「多謝你救我,多謝你呀!」
孔傑連忙道謝。
 
「點解你自己一個係到? 依家情況咁亂,你父母呢? 」
 
孔傑聽後猛然回想起父母的事,不安之情又再擁現。
 
「我父母...我父母有危險呀! 大叔,你要救下我父母我呀!」
那男人聽後,二話不說便叫孔傑帶路。
 
 
二人走了2小時的山路,便回到了孔家。
 


「爸媽,我返黎啦。」
 
孔傑打開了門,卻只是屋內一片混亂,卻不見父母二人。
 
「下..點解咁嫁...」
 
孔傑腳下一軟,跪下痛哭,心想父母二人失蹤一定是被外星人殺害了。
 
「放心,你父母暫時唔會有事。」
 
「嗚...嗚...點解?你唔洗安慰我啦!」
 
「後生仔,我唔係氹你。你睇下間房,半點血跡都冇,而且咁混亂,我諗父母係界外星人捉左,但未死,總有機會可戈救返佢地。」
 
孔傑聽後覺得言布有理,心中悲痛去了一大半,但隨即想到憑自己能力根本沒有可能救回父母,他們遲早也是會死的,又再哭了起來。
 
那男人見孔傑哭得這樣,心中一軟。便道:「未同你介紹自己,我叫程一朗,你可以叫我程叔叔,我係地球反抗軍香港分支隊長。你唔洗咁擔心你嘅父母,我會聯絡我手下,幫你打聽下消息,再計劃救你父母。」
 
「地球反抗軍?」
 
「係呀,呢個組織係12小時前成立,我地目標係要消滅外星人,奪回地球! 不過,現在全世界網路都受到破壞,而且地球軍隊已經幾乎全滅,暫時未有辦法同外界聯絡。」
 
「程大哥,我要加入你地,我想救返父母呀!」
 
「好,無問題。但你加入之前應承我3年事。第一,時刻緊記自己嘅身份。第二,見到同伴有難,一定要出手相助。第三,就算比外星人捉左都唔可以透露任何地球反抗軍嘅事。」
 
「好,我應承你!」
 
 
 
二人決定在屋內留幾天,再出去尋找其他倖存者和資源。
 

Ps.大家睇完 希望可以俾d意見我
覺得好睇嘅 可以追稿 多謝大家支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