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得數天,屋內的食物所剩無幾,香港的水源亦受到外星人全面控制。

於是,程一朗和孔傑決定離開這個暫居地,到外面尋找生還者和資源。

由於新界九龍已經受到外星人的全面控制,港島區亦只有少量反抗軍在頑強抵抗,反抗軍據點多數集中於山頂等高地。但面對資源的短缺,山頂上的反抗軍已經快要失守。本來反抗軍是採用游擊戰術,但外星人把整個山頂重重包圍,反抗軍沒有退路,只能死守,等待救援。程一朗在遇上孔傑之前,受命於香港反抗軍總司令,任務是到外界尋求幫助。如今,程一朗遇上了孔傑,心中又了一分顧慮,但想到孔傑的父母下落不明,身為反抗軍,有責任幫助倖存者。
 
「傑,今日我地要去港島。」程一朗將山頂任務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孔傑。
 
孔傑知道程一朗為了幫助他,延誤了任務,想到山頂上的同伴正處於水深火熱的危機時,心中不禁萌生愧意。
「程大哥,對唔住,因為我搞到你延誤左任務。」


 
「唔好講咁多,我地依家立即出發去搵倖存者同埋資源。」
 
「好!」
 
「你驚唔驚死?」程一朗突然問。
 
「唔驚,只要係為左反抗軍而死,都值得!」孔傑想到自己已經是反抗軍一員,決不能貪生怕死。
 
「嗯。」程一朗見孔傑心中滿懷忠義之心,心中的顧慮少了幾分。


 
二人就收拾行裝,動身出發。
 
 
 
 
 
孔傑把家中的菜刀放在背囊,以防萬一。
 
由於荃灣市區已經被外星人重守,二人決定由大帽山走到沙田,經獅子山到九龍,然後坐小船到港島。


 
正處於二月中,天熱較為寒冷,溫度只有9度。孔傑身體不算強壯,早上只吃了一個面包,走了2小時的山路,身體很快就感到累。
 
「程大哥,不如抖下? 我攰呀...」
 
「依家只係行左2個鐘,咁快就攰? 我地要係天黑之前到達港島,依家係朝早11點,我地得返7個鐘,時間緊迫呀。而且我地仲要係沙田市區搜索資源,時間真係唔夠。」
 
孔傑心想: 的確時間唔多,山頂上面嘅反抗軍仲等緊我地。
 
於是孔傑勉強支持住,二人又走了數小時,終於到了沙田。
 
沙田與荃灣無異,又是一片狼藉,遍地死屍,周圍都是火炮轟炸過的痕跡,無數的建築物倒塌在地上,沙田變成了一個廢墟。不時,還聽見一陣陣的爆炸聲。二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一間便利店,幸好沙田的外星人不多,只有數十個,守衛相對較少。
 
二人拿出了背囊,將便利店內的樽裝水,面包等等盡數放入囊。自己也盡情在便利店內大飲大食,補充體力。
 


出走了便利店,二人立即趕去獅子山。
 
忽然,轉角街口傳出小女孩的叫聲。
 
「鳴..鳴..媽咪媽咪...你唔好死呀」
 
二人知道有生還者身蹈困境,二話不說地跑去一探究竟。
 
只見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伏在一個女屍。那個女屍滿身是血,身上有多處傷口,血水不斷從傷口流出,雙眼沒有盡閉,似是死去沒多久。。孔傑看見這個小女孩如此可憐,忍不住流,心中欲想去救救那位小女孩。
 
正當二人打算去接觸那個小女孩時,發現小女孩背後站在5個外星人。
 
「把她帶走。」其中一個外星人說。
 
孔傑看見小女孩有危險,便想沖前救人。


 
 
 
程一朗一把孔傑拉住,掩住他的口,不讓他發出聲音。
 
「唔好衝動,你依家沖出去等於係送死。」程一朗低聲道。
 
「但係...」孔傑見逃不出程一朗,便放下救人的念頭。
 
「果個女仔應該會冇事,如果外星人要殺佢,一早殺左佢,做人仲要捉佢? 一定係有留佢性命嘅原因。」
 
「嗯」孔傑覺得言之有理,心中便放心了幾分。
 
 
 


 
 
 
 
 
 
 
二人補充了體力,加緊腳步上獅子山。
 
走了數小時,到了九龍。他們沿住窩打老道及公主道,一直走到了油麻地,距離尖沙咀碼頭亦不遠了。
 
他們一直向著尖沙咀方向走,只見一間時裝店內門口站著一個女生,眼見似是十八九歲的少女,全身紅色斗蓬打扮,裝扮十分怪異,非一般人穿搭,更像是動漫中的人物打扮。
 
「呢個女仔好奇怪。」程一朗低聲說。
 


孔傑忽然想起,好像曾經何時見過這個女生,印象十分深刻,但卻想不出是誰。
 
只見那個女孩進入了店內,很久也沒有出來。
 
「呢個時候估唔到仲有人會有心情shopping,真係匪夷所思! 我估佢應該係痴線,我地唔好理佢,精神病人我地最好唔好理。」程一朗說。
 
孔傑對於這個女生十分好奇,似乎有什麼吸引著他。程一朗見孔傑一直望住那間店,似乎略有所思,於是說: 「怕左你,你去調查下佢。我去對面藥房搵下有咩藥岩用。一切要小心! 前面無幾遠就係尖沙咀,尖沙咀係通往港島嘅重要據點,必定有大量外星人重駐,千萬唔好自己一個人去! 半個鐘之後,係返呢個位匯合!」
 
孔傑答應後,二人便分途而行。
 
孔傑慢慢行入去時裝店,只見店內一片混亂。更衣室似乎有人?
孔傑想去打開門看看,但想到有可能是那個女生在更衣,如果貿然進去,多有不便,實在非君子所為。更衣室內的女生聽見有腳步聲,心知有人闖了進來。
於是大聲問道 :「邊個?」
 
孔傑一聽大驚,知道被發現後,頓時不知所措。
 
那個女生在更衣室緩緩走了出來,只見她一身換了潮流的打扮。
 
 
 
 
孔傑嚇了一跳,不知如何反應。
 
「你偷睇我換衫?」那個女生怒視孔傑。
 
孔傑聽後知道被誤會,連忙否認。
 
「冇啊冇啊...你誤會左啦!!我只係見你一個人行入黎...」
 
那位女生未待他說完,便喝道: 「仲想講大話? 哼! 人類真係膽大包天! 等本小姐好好教育下你!」
 
孔傑聽她提起「人類」什麼的,心中好奇,難道她就不是人類?
 
這時,孔傑猛然想起,當天在電視上看到了外星人女王,竟然就是眼前的這位女生!
 
孔傑大驚一吃,轉身想逃跑。那位女生怎會讓他跑? 雙眼一發光,孔傑整個人浮在半空,全身動彈不而。他想大聲呼叫,希望程一朗能聽見前來救他,可是當他想開口時,突然眼前一黑,之後不醒人事。
 
待得他醒來,他發現自己在一間陌生的房間內,頭上一陣劇痛,又昏迷過去。
 
「傑....傑....傑!!」不久,孔傑在昏迷中隱約聽見有把熟悉的聲音正在呼喚他。
 
他神志慢慢恢復,睜開了雙眼,只見眼前竟是失聯已久的美惠。

孔傑見是美惠,知道她未死,心中狂喜,問道: 「美惠,太好啦,你未死? 我擔心死你啦!!」

美惠聽見他說「​擔心死你」,臉上一紅,微笑說: 「​未死呀!」

「​呢到係邊到?點解我地會係呢到?」

美惠低下頭說 : 「​我地俾外星人捉左...」

「​下..?」

孔傑這時才想起時裝店的事。

忽然,房間外面傳出了一把女聲...

「​一對小情侶,傾完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