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有很多形態。既似水難以捉緊,又似冰一般實在,或是如蒸氣可見不可碰。







紅著小臉對我告白的你真可愛,心臟處跳得亂七八糟的。你的話在我耳朵和腦袋處四周徘徊。



「喜歡你。」

原來這就是喜歡啊。你張大那雙小眼睛看著我,害羞地等待回答。

與其說我喜歡你,倒不如說你的話震撼了我的心。

衝激太大會讓其時無法思考吧。

心裡其實早就有了定案,只差如何訴諸於口而已。我並不喜歡你嗎?不是。相當喜歡嗎?其實也不算是。只是那一瞬間感動讓我意亂情迷。









你總是如此認真對我。

說不上呵護備至,也說不上特別甜密。硬要說的話就是一般般吧,什至比一般情侶還不甜密。



但卻對我倍加尊重。

那怕是我一點點的痛苦表情你也總會立即停止。我說啊,明明希望再試一下的。

肢體上的交往總是一點一點地進發。你總是對我的身體愛護有加。

記得那一次。

頭髮散亂的,在碰撞之中激烈搖擺的我和你。手指用力地啃咬著,似決不讓我跑掉一樣。

我不會這麼容易逃掉的,請你相信我。

愈是抱持這樣的想法,你便愈是往反方向表現。

能不能別用力捉緊我,這使我疼痛難耐。我知道你的好意你的關心,什至你的慾望。但請別讓我受傷。



雨點一滴滴落下,與地面碰撞。如同先前與你的交往一樣。水滴卻是更為震撼。

震撼到使你鄒起了眉頭,小嘴扁著。那是什麼表情,怎麼你的臉也有淚水呢。是我也無意中使你感到疼痛嗎。

你抱著我的腰,把手壓在我肩膊之上。用力地把我和你的身子拉近。

「對不起……」

你在我耳朵邊細細地道,如同向誰人告誡一樣。你的話並不特別,情境也只是一般。但你在我心裡變得如此不平凡。

對我的感情如此真摯以及直白,我總是無法自信地回應過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