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憶是突然來襲的惡魔。

平淡,而且平淡到使我感到驚訝。






一如往常地和你交纏,熟練地賣弄著肢體。彷如田園的蝴蝶一樣,高傲地向你展示那色彩鮮明的身體,期待著那充滿情慾的目光。

那一瞬即逝的閃電掠過了這蝴蝶,它卻依舊期盼,用盡全力地拍翼,向人展示其不可深陷的魅力。幻想眾人為它的美態傾倒。

只是這次連最最微弱的火光也不願意投落到它身上。

然後,蝴蝶靜靜地坐在枯燥的白花上休息,停止了那動人的表演。






蝴蝶大概失望了。

為它的美而感到可恥,為自己的不完整而可悲。

高傲的蝴蝶並不需要他人的認可,它明白。卻又為那擦身而過的閃電暗自失落,也不禁思考以及懷疑自己的價值。

那是可悲而可怒的蝴蝶。






致我的蝴蝶,

你起舞的姿態優美至極,陽光一旦被你所吸引,總要花上許久才能擺脫你。

你就如鑽石一樣,陽光落在你身上所造成的折射比原來的耀眼數百倍。

田園中的你是最高貴的存在,眾生為你傾倒。

為你迷人而燿眼的姿態失魂落魄;為你詭魅的眼神入迷。

但你卻如此可悲,大概是蝴蝶無法改變的根性。






其時大概是乞求。

比蝴蝶更可悲的我。




手指從生硬變化為熟練的舞者,在名為身體的舞台上賣弄舞技。娛樂我這唯一的觀眾。

我合起雙眼嘗試感受你獨一無二的旋律。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要說最不專業的舞者,大概就是沒有概定節拍的舞者了。

只是我無法逃離那直湧頭頂的快感,才會為你低劣的表演而沉醉。




舞台一下子卻從熱鬧而低俗的氣氛之中靜止下來。




吊燈在天花上細意地觀察那迷人的舞姿,再捉緊時機把其性感以及動人一併收割下來。舞台上立時染上一片血紅色,舞者精緻的面容默默地看著處於幾公尺外的身子,就如就自己的優美姿態而讚嘆。






而這時,你抽出了手指,有點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會這樣……」

我看了看,噢,原來是被染紅的舞台。

原來就是這麼回事,稍縱即逝的落紅,原來就是這麼回事。




蝴蝴依舊靜靜地在被染色了的白花上沉思。它窮其一生幻想著生命的美好,經歷了自然的考驗,人間的醜陋,同類的爭鬥。



蝴蝶總在苦難之中期盼甜美的果實,用盡全力渡過醜惡。幻想著在被寵愛的一刻奉上它的瑰寶,創造出美好而甜蜜的回憶。

只是蝴蝶無法接受。

原來一直期待的一切是如此平淡,平淡得使蝴蝶一時無法回過神來。

被寵愛就談不上了,這種往事什至連回憶也說不上。




蝴蝶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接受事實。

而我,一早便釋懷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