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你無需再隱瞞,你是誰派來調查我的?念在你為我做了事三年,若你坦白,我可以留你一命,不過雙手要留底!」楊永樂冷笑一聲,但心裏卻是難過不已,怎會預料到炎一就是出賣他的人。

炎一被楊永樂垂吊著,一閃一閃的燈光使炎一口角流著的血絲更恐怖更血腥,炎一看著楊永樂,沒有仇恨更沒有怒氣。畢竟大家曾出生入死多年,視大家如兄弟,這真相實在傷透楊永樂的心。

「呯!」一顆子彈從玻璃窗飛進來,射中電力供應箱,全場燈光盡失。楊永樂的手下不停亂槍掃射,倉庫的牆壁被子彈擦出一條條的痕跡,玻璃破碎的聲此起彼落。

當後備電源重啓後,原本被扣著的炎一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嗯⋯⋯啊⋯⋯咳咳。」炎一用力地逃離位於元朗的倉庫,一拐一拐走出車房倉庫。
他啓動內置求救訊號,他按了頸上項鍊的制,裝置亦指示炎一逃跑的方向以及接應他的地方。



炎一一直跑跑到元朗的YohoMall,他此時已經筋疲力盡,他隨著指示到了地下的G2000,他慌亂地尋找接應的人,一位女生走過來:「郭炎一?」
炎一點頭,身體不自覺地倚了在少女的膊上,當時店內人不多,只有店長和少女而他們都是組織的人。心裡知道發生了大事。

她把我帶到更衣室面前。
甫進入更衣室,鏡子突然打開,一條暗黑的通道在我面前出現。

甚麼來的? 一陣驚恐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到底在去哪?

一步一步,我跟隨著她,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有大家微微的呼吸聲⋯⋯



Access code嘟⋯⋯嘟嘟嘟
咔⋯⋯門隙透出刺眼的光線


我用手遮掩著但仍未能張開眼睛。「呯」炎一
眼前一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呀!」我被嚇醒了,在發夢嗎? 我環視四周,只見雪白的牆壁和銀灰色的床架。
後腦刺痛著,我到底身處何方?


手上多了一個7的紋身
我感到搖搖欲墜,我又再次暈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