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迷失


「博士,到底發生什麼事?」
「心跳正常,血壓正常。」
「芯,他是我們五年前派出的人,負責調查⋯⋯咳咳咳。負責調查楊永樂的人。」
「楊永樂不就是那個富豪嗎?坐擁全港三分一的娛樂場所,被人稱為娛樂之父的人嗎?」

我在他們的對話中醒了,我沒有睜開眼,腦海裏消化著他們說的話,重組剛才發生的事。



「咦⋯⋯他好像醒了」
突然有點刺痛的感覺,我張開眼睛,掃視一下,看見一個胖胖的男人、嘴上有灰白的鬍子、地中海和穿著白色的實驗袍,令我聯想起科學怪人在實驗室的畫面。

向左望,她不就是剛才的女生嗎? 她向我笑了一笑,她是典型的美女,啡黑色的頭髮配上精緻的蝴蝶結、白色雪紡襯衣搭配黑色蕾士、頸上戴著心型圖案的吊嘴,她有一雙淺啡色水汪汪的眼睛、兩頰紅紅的帶點害羞的感覺,左眼更有一顆誘人的痣。

「她叫張爾芯,是我們組織的人。」
「我是金博士,其他人是醫生護士。你剛才被人追殺,幸好遇到芯,不然你已不在人間。」金博士激動地告訴我。

「我⋯⋯這裡⋯⋯你們⋯⋯」我滿腦問號,努力回想剛發生的事情,想著想著頭又開始痛了,儼如被人左右敲打著頭顱。



「博士,他發生甚麼事?為何這樣痛苦?」芯帶點著急的語氣追問。


「看來炎一是受了過度的刺激,在被人嚴刑拷打加上這五年的抑壓著自己的情感和思緒⋯⋯造成創傷後遺症。這症狀包括會出現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夢,接觸相關事物時會有精神或身體上的不適和緊張,會試圖避免接觸、甚至是摧毀相關的事物,認知與感受的突然改變、以及應激狀態頻發等。」博士皺著眉頭說道

「炎一,你記得甚麼?」博士和藹地詢問我

「我⋯⋯記得自己從一塊鏡子的通道進來,閉上眼時隱約聽到你們的對話,說我是潛伏在富豪的人⋯⋯我是逃跑出來。之後就是見到你們。」我心裏暗忖著,害怕他們加害於我,同時見到他們照顧周到,應該沒事的。

房間內一片沉默,連蚊子飛過的聲音也聽得見。張爾芯疲憊的看著炎一和博士,發生了這麼大件事,想必她也很累。 我閉上眼,希望尋找到那些零碎的回憶⋯⋯



「樂哥,你叫我做的事已辦妥!新來的員工身分清白無問題!我甚麼時候可幫你管理旺角新開的店舖?」炎一問道

「一,我教過你凡事要忍耐,急功近利對你沒有好處!你才跟了我半年,做點成續出來給我看吧!」楊永樂抽著雪茄慢慢呼一口氣,楊永樂把一些文件放進抽屜內。

炎一注視著桌子⋯⋯底下抽屜到底有什麼祕密呢?

「樂哥,我會好好做事!幫你的江山滾大!」炎一拍心口一說,楊永樂亦點點頭示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