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數天的治療,我後腦和身上的傷口亦漸漸癒合。哈!一定會留下性感的疤痕。這幾天我接收了海量資訊,大多關於組織的發展和最近特工被殺害的消息。我亦差點命喪黃泉⋯⋯成為其中一人。

「郭先生,你有好點嗎?」爾芯走進我的房間,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

「好很多了!都說了不要先生前先生後。叫我炎一或者阿一吧!」我反了反白眼

爾芯嘟起小嘴像是有千萬個問題,我一眼看出來,不過我還是不想主動告訴她。

房間內多了幾束鮮花和巧克力,是太陽花配百合,誰這麼洞悉我心意呢?



「炎一!」身穿西裝,十足占士邦的男人走了進來⋯⋯是華西!即使他打扮斯文,舉手投足還是十分麻甩,他叼著牙籤摸著肚子走過來。完全是華西的標誌動作。

不過他也是我的好友,只是失去了聯絡五年的好友,重遇的感覺蠻興奮。我坐起來,想要下床給他一個擁抱,他卻按住我要我好好坐著休息。他臉上多了數條皺紋,樣子亦失去當年的活力,畢竟歲月催人老。

爾芯看著我倆想要離開一陣子給些敘舊時間我們,我笑一笑把她捉住留在旁邊,華西把牙籤拿下說
「炎一,尚記得我們入組織的經歷嗎?想起也很刺激!」
「又要提舊事,你不悶我也聽厭。」我無奈應道





想當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