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蕭瑜 


要說蕭瑜是世上最完美的男性也不過份,因為實在找不到他半點瑕疵。

江湖上聽過他的人很多,見過他的人很少。

絕少人跟他交過手,跟他交過手的人,都已不存在。

死了?走了?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從來不向別人提起。



那戶被強收農地的農民,不明所以的,突然就沒人收他農地。

那個被騙到煙花地的少女,不明所以的,突然又被人送了回家。

往往別人看的,只能看見結果。過程,他們永遠不知道;原因,他們永遠找不到。

其實他們從不知道幫他們的是不是蕭瑜,只知道有這能耐的,大概只有他。

他們也不在意,因為一切的事假若發生在蕭瑜身上,都會變得合理。



甚至有些小惡棍,因著他的名字,都不敢囂張。

蕭瑜在江湖,就是傳說,就是神話。

而這個神話,如今卻在一個房間,望著一個並不望著他的女子。

這恐怕要天下人掉下巴了。
天下沒有他得不到的女人,但他卻沒有得到任何女人。

除了他的婢女,他根本不會望任何女人超過一眼。




如今,眼前這個面有憔容,身掛白衣的小姐,他望她,她卻不望他了。

他轉身,他踏步,他步出了這個房間。他歎息,呆望了天空。

看來他的一生說的話真的太少了,如今竟不懂得怎樣說出自己的心情。


他在別人眼中,是神話,是傳說。

可在這裡,他只是個二十二歲的少年,他的刀也許無情,但他的人又如何無情。

他的父母,在他三歲時已經不在了。說他們死了?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是不在了。

玉刀山莊莊主的身份,他三歲起就已經背負。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別人在放風箏,他在練刀;別人在捉迷藏,他在練刀。

他的成長就是練刀。誰教的?全個山莊沒有人知道。

越青來之前,玉刀山莊沒有一個男人,全都是婢女。

婢女的哲學,就不是聞不問不聽不言。

從來沒人看見蕭瑜練刀,從來沒人看見蕭瑜學刀。

婢女們好奇,婢女們卻從來不問,因為她們懂得婢女的哲學。

在蕭瑜十五歲時,他的一柄玉刀,三歲小孩都知道。

那時候想要令小孩不敢做壞事,靠的不是夜叉,靠的是蕭瑜。



沒有人知道玉刀山莊在哪裡,只因為玉刀山莊以往從不插手江湖事。

蕭瑜的父母實在離開得太快了,忘了把玉刀山莊的哲學教給他。

這一個玉刀山莊,在蕭瑜十五歲那年開始,已經不是那個隱匿不問的玉刀山莊了。

他,如今卻站在門外;他,如今卻躺在床上;她,如今卻倚在床邊。

蕭瑜亦不禁想,櫻落宮比起以往的玉刀山莊還要隱秘。

即使是越青身中的絕凌花,也並非人人知道的名物。

為何玉刀山莊的小婢女會知道,沒有其他,只因為她們是玉刀山莊的人。



即使在玉刀山莊掃地的一個老人,也能把那些靠搶掠為生的盜幫滅絕。

而蕭瑜,就是玉刀山莊最強的人。

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會惹上櫻落宮,這男子為何會身中絕凌花的毒,原因只有一個。

他不是一般人。這是蕭瑜最快得出的結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