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奪刀

以蕭瑜的角度而言,他怎麼會不想?

在他闖進這琉璃洞之前,就一直苦惱著除了一直揮刀,他能做甚麼。

現在的蕭瑜,簡直像尋到了蜜糖的蜜蜂一樣,心裡快樂得團團轉。

一個五歲小孩不懂得掩飾悲傷,更不懂得埋藏快樂。



「姐姐,你真的可以教我嗎?」他甚至收不起他那天真無邪的笑容。

那紅衣女子沒有直接回答,她一拂輕袖,蕭瑜雙手抱著的刀竟已脫手而出。

蕭瑜甚至沒有時間讓他去把刀抱緊,一瞬間,就只有一瞬間。

蕭瑜抱住的那把刀已經出現在那紅衣女子的右手裡。

「要教你,總要讓你知道我的名字。對不對?」那女子又是作弄般的語氣。



她接道:「這樣吧,你能從我手中把刀拿回去,我就告訴你我的名字。好嗎?」

蕭瑜這可慌了,剛才他甚至沒有看到他的刀是怎樣脫手的,更別說現在要他自己把刀搶回去了。

看見蕭瑜的神色,她似已猜到蕭瑜在想甚麼。

她總是不會吝惜她的笑容,她實在太久沒有跟人說話了。

「你不用怕,我雙腳一丁點也不會動。你放心好了。」



蕭瑜聽後稍為放心,也回復了些許自信,同時也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搶到你的刀,你能告訴我爹娘在哪嗎?」

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多半認識他爹娘。畢竟知道他爹名字的人多,知道他娘名字的人可不多。

那紅衣女子也不意外,不過她實在幫不了蕭瑜。

全個天下能幫得了蕭瑜的,也不可能那麼輕易找到。

「哎呀,你這小孩子怎麼這麼貪心。你知道嗎,以前想要知道我名字的人可多了。況且,我也想知道你爹娘在哪裡,我不知道的事我可不能答應你。」

蕭瑜看見剛泛起的一絲希望忽爾消失,不禁低頭,小孩子不懂得掩飾情感,也不需要掩飾情感。

那女子又豈會看不出蕭瑜的失望。想了一想,再蹲了下去。



「我的確是不知道你的父母去哪裡了。不過,假如有一天你打得過我了,我就告訴你我跟他們的關係,這樣好嗎?」

她除了想令蕭瑜不再失望外,亦希望讓他有了進步的目標。

果然,蕭瑜的頭不再低了,眼中流出了星星光芒。

雖然那目光在這琉璃洞內微不足道,但那紅衣女子卻看在眼裡。

「好了,我們開始吧。」這一把聲音,這一個笑容。你叫蕭瑜如何有拒絕的道理?

那女子又站直了身子,向後倒了三步。「我就站在這裡,等你來搶刀囉。」

蕭瑜眨了眨眼,也站直了那小小的身軀,也不浪費時間,欺身便進。



那女子右手握刀,橫在腰間,全身毫無防備。

蕭瑜一撲,明明是向前直撲,卻連那女子的袖尾都摸不著。

蕭瑜一撲後,雖然覺得奇怪,卻也沒想那麼多,接著轉身就是第二撲。

他的品性就是如此,不然也不會自己揮刀揮了一年多,由三歲揮到五歲。

那女子沒想到,以一個五歲小孩而言,腳步竟如此輕盈。

目光一轉,想起自己手上那柄刀不說七十也有六十來斤。

這小孩莫非三歲起就一直抱著這刀到處跑?

她沒想到的是,蕭瑜又何止是抱著刀跑。



這一年多,蕭瑜就是日復一日的揮動那柄六十來斤的鋼刀。

現在蕭瑜手上沒了那把刀,身體輕鬆了不少,連他自己也未有料及。

他發現每一撲,自己的身體就愈來愈輕,愈來愈快。

在她思考期間,他的腳步沒有停過。

這已經是第三十四撲,還是莫名奇妙的撲開了。

蕭瑜發現,每次快要觸及那女子的時候,他的直撲就會忽然稍微傾斜。

每一撲,都連衣服也摸不著。



那女子的臉上始終掛著那醉人的笑臉。

以一個五歲小孩而言,體力也是可怕,連撲了五六十次,才開始慢慢喘氣。

這已經足夠那紅衣女子意外了,她想,大概一個星期就可以開始教刀了。

「好了,姐姐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刀放我這,明天再來吧。」

「我還可以繼續的!」

「哦?這麼快就不聽我話了?」

蕭瑜還來不及回答,那襲紅櫻早已消散得無影無蹤。

他縱使無耐,也只好先走出琉璃洞,要是山莊的婢女未見他歸,也是一樁麻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