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碰不得

第二天,蕭瑜很早就來到了琉璃洞。

甫一進洞,蕭瑜未有看見那位紅衣女子。

取而代之的,是他看見自己那一柄刀直直的立在了面前約二十步的距離。

可是,蕭瑜顯然完全沒有在意那一柄刀。



「姐姐,你在哪?我到了!我們開始好不好。」

那紅衣女子自然一切都看在眼裡,也不禁苦笑。看來這低級的引誘是不起作用了。

「好了,我在這裡。今天要搶到喔。」

餘音未絕,那襲似火的紅衣緩緩落下,來人不是那女子是誰?

「嗯……我不能答應你」蕭瑜想了想,抬起頭,澄明的雙目呆呆的望著那女子。



要是其他男子如此向她呆望,她反倒不以為然,反正這是意料中事。

倒是蕭瑜這一望,她卻有點奇怪了。

先別說那澄明的雙目沒有一點埋藏,那雙目簡直純潔得要把世界望穿一樣。

「我沒有把握今天搶到。」

那女子更是笑多了一分,那雙火紅的眼睛更笑得瞇了起來。



看來,她真的低估了小孩子的率直。

她也不浪費時間,輕輕一拂,右掌攬刀,那柄六十餘斤的刀,在她手中就像是羽毛一樣輕。

蕭瑜也沒多想,今天他的第一撲更迅速,更猛,更急。

他等的就是她把刀拿起的一刻,他就是等這一個開始的瞬間。

他的雙腿早已屈膝蓄力,正準備這一撲。

那紅衣女子又豈沒看在眼裡,這一撲自然沒能把她手裡的刀搶走。

不過,這一天與昨天有些不同。

在昨天,蕭瑜的每一撲都被她錯身閃過,每一撲都是撲空。



然而,在今天的第一撲後,蕭瑜的確沒能觸及那女子的衣角。

但他卻在那女子腳邊強自落地,踏步再進,第二撲比起先前的每一撲接連得更快更順暢。

這也是有賴他這一年多來帶著那把刀過活,身體沒了那一把刀後,蕭瑜雙腿愈發靈活有力。

那女子也絕非如此好對付,蕭瑜快,她更快,她左手一按,把蕭瑜死死的按倒在地。

蕭瑜吃了一口悶塵,卻也不見半分頹意。

他雙手一撐,右腳踢向那女子右手。

只見那片衣袖拂向蕭瑜的小腿,微微一拉就把蕭瑜拉出了五、六步以外。



就是如此輕描淡寫,蕭瑜的一連動作就被化解得一乾二淨。

難得的是,這非但沒把蕭瑜擊沉,反倒令他更有鬥志了。

他知道,這女子遠比自己想像的利害,能學她一二,必對自己大有幫助。

他實在太渴望這一點進步了,畢竟他已經揮悶刀揮了一年多。

那女子也是意外,昨天還只懂得東撲西撲的小子,今天竟能作出如此連貫的動作。

這也激起她一點點的興趣,到底這小子再搶下去,能進步到哪一個程度?

蕭瑜卻沒有讓她多想,很快便展開了另一次搶掠。


他一個弓身,將自己彈射向前。



這一次他不希望自己再被閃開,他的首要目標轉變了。

他這一次突進,並不是以刀為目標,而是她的衣袖。

他都看在眼裡,她很喜歡舞動她那火紅衣袖來化解他的一切動作。

他決定要先限制她最喜愛使用的應對手法。

這一手快要成功時,只見那女子左袖又是一轉,又把蕭瑜拉往左邊三、四步以外。

蕭瑜卻未肯如此停歇這一次攻勢,又是一個踏步,襯那左袖未遠去之時。

蕭瑜雙手緊緊抱住那左袖,一時之間,那女子竟甩不開蕭瑜半分。



畢竟那女子始終是要教蕭瑜使刀,不可能動真格把他傷了。

她更沒想到,一個五歲小孩的雙臂力量竟如此大,她的左袖竟拉不出絲毫了。

不過他的目標始終是刀,這可矛盾了,他只有兩手抱住她的衣袖,才不至於被甩開去。

但兩手都用來抱袖,又哪裡來的第三隻手奪刀?

忽然,他想起了那一把動聽的聲音。

「你不用怕,我雙腳一丁點也不會動。」

他像想到些甚麼,雙手袍著那左袖依然不放,腳步嘗試後退。

他想到的,就是如何把她的雙腳挪動,讓她自己破壞規則。

她再一次笑了,心想這小子也是不只有一個傻勁的率直,竟也會動這種歪腦筋。

不過,她甩不開他,不代表他的力量足以拉動她。

不拉尤可,他這一拉,發現眼前這窈窕女子,拉起來竟比一坐山還要動。

莫說要挪動她的腳步半分,她人也是直直立住。

哪管蕭瑜死勁的拉,她還是絲毫不動。

蕭瑜看見他拉了半天還沒有進展,索性放棄那苦苦糾纏的衣袖,抱向她的左腳。

這一抱可令那一往冷靜的她有了些許的驚訝,那如月的臉頰,也泛起了一縷紅煙。

可那動人的笑容,從未消失,她就是這樣,像要把天下的事都笑對一樣。

「你娘親沒教過你,女孩子哪些地方不能碰嗎?」

「沒有!」蕭瑜只想著如何令她踏出那半分,想都沒想就回答了。

她卻是哭笑不得,心想這孩子三歲多起就沒有爹娘教他這方面的禮數,也是難怪。

看來除了他的功夫,也要好好教他禮數了。

那女子當然不會怪他,也不會覺得他無禮,只是被人抱住了腳,始終感受奇怪。

「那現在我跟你說,首先就不可以隨便碰女孩子的腳,你明白了嗎?」

蕭瑜心想,抱住左腳比抱住衣袖更好發力,也更實在。

女孩子的腳真的不能碰嗎?還是她只是騙他?

蕭瑜自出生起就只在玉刀山莊生活,婢女工僕們也不可能教他這方面的常面。

他心裡懷疑,卻更添發力。「我不知道!」這是他經過那短暫思考的回答。

如此境況,她也是無奈。那本來冷靜又聰敏的腦袋,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應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