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絕菱

如果可以的話,蕭瑜絕不會在這麼沒把握的情況下用上最後一擊。

當他轉換呼吸的一刻開始,就注定他的刀很快便會落幕。

現在不結束,就再沒有機會結束。

他甚至不知道,他為甚麼要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如此拼命,他此刻已全神貫注於凌笙之上。



凌笙的欣慰卻更添幾分,雖然她不可能會這樣敗下陣來。

不過如此電光火石間,蕭瑜能想到如此應對這陣「花香」,也殊不簡單。

凌笙含笑拂袖,面對歇斯底里的蕭瑜,她亦不敢怠慢。

凌笙雙袖混圓成盾,本來肉眼看不見的「花香」,竟隱約出現一道櫻色圓盾。

這世上能造到以氣化形的人可不多,形上有色的更是不足十個。



蕭瑜見著也是暗自吃驚,他雖知道凌笙比他強上不少,但卻沒想像過竟是世上前列的強者。

但此刻卻已不容他退卻,這一擊失敗,他今天就敗了。

他甚至放棄了他全身的防備,全身的勁力傾注雙手。

那柄刀揮向圓盾,比起那睡著了的湖水還要平靜,半點聲響也沒有,也泛不起半點震盪。

只見蕭瑜的刀完全沒入了那圓盾之中,一時間竟拔不回來了。



他知道,他這一手沒有成功,他敗了。

凌笙卸去了全身玄勁,衣袖輕拂蕭瑜那失落的面容。

「小瑜,你進步了。」這是她今天最迷人的笑容。

「可我還是輸了。」蕭瑜始終不想抬頭,比起以往的挑戰,這是蕭瑜最認真的一次,畢竟他連
刀也拔了。

然而,莫說擊敗凌笙,連要對她構成威脅也是天方夜譚。

凌笙心想,蕭瑜畢竟是耿直過頭了。

「小瑜,你等下就帶他過來吧,不過只能帶他,其餘人都不能帶。」



蕭瑜聽後,驚訝得抬起頭,呆望著凌笙。

只聽她咯咯發笑,一股玩味的表情盡現臉上。

「我可沒說話你打不贏就不救他啊。」

蕭瑜大喜,臉上的失落消失得無影無蹤,呆呆的笑看著凌笙。

「姐姐!我這就帶他過來。」

蕭瑜歡喜的步出了琉璃洞,飛奔回山莊別院。

琉璃洞最熱鬧的時候,是蕭瑜來的時候。

凌笙臉上笑容最多的時候,是蕭瑜來的時候。



蕭瑜為她本來沉默的生命,添上了一點姿彩。

這時間,只餘下凌笙佇於洞內,她獨處的時候,收起了她的笑容。

畢竟,她不需要在沒有人的時間也掛上她的武器。

「絕菱,好一朵絕菱,看來一切都是躲不過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