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宮主

蕭瑜衝回了別院,來到了越青所在的房間前。

他正要推門而進,又想起小瑤應該仍在其中,輕輕敲了門栓。

沒有反應,他又敲了敲,還是一樣。

他深怕裡面出了變故,不等回應,推門而入。



床上只見那未有整理的被舖,卻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蕭瑜也沒有思考的時間,婢女也懶得去問,知道的話,人就不會不見了。

他也懶得在山莊內搜索,假若人在山莊的話,他不需要擔心,一時找不著也沒甚麼大不了。

他要把握時間,一旦他們出了山莊,愈快找到他們愈好。

「青哥哥,你還好嗎?」小瑤看著面無血色的越青,眼裡除了擔憂還能有甚麼?



「小瑤,你應該留在山莊的,你真傻。」越青苦笑望著小瑤,他一生不願虧欠任何人,他不能
眼睜睜看著整個山莊因為他牽上厄運。

小瑤只好笑了笑,同樣的說話她不需要再說,她明白,越青也明白。

雖然身上劇毒未解,但越青在回復體力及水份後,竟也能如常走動,只是運勁時大打折扣,心
口發麻。

他們兩個都心想,但願不要遇上那個人。



可命運偏偏就是那麼作弄世人,你愈不想發生的事總是愈容易發生。

一陣令人透骨而凜的寒冽,青翠的竹林看上去竟多了一份蒼白。

「那個人,來了。」越青心裡很快便得出這個結論。

一襲青色長裙飄緩而落,那雙淡藍的小鞋落地時揚不起半點塵埃。

背上鑽藍的綾帶,繞著那玲瓏的身軀。

那張臉,沒有半點表情,就如寒冬的牆壁般冰冷。

她飄落的瞬間,像要把世界都凝住,把時間都凍結。

她的一個腳步,都像要超脫於時間,都像要跨越空間。



「怎麼不跑了?」她淡淡的看著越青,單是那目光就足以把人殺死。

越青全身都籠罩在那寒冽的氣息中,哪裡還能動得半分。

小瑤在越青的背後,寒意襲心,不住咳嗽,她只好伏在了越青的碩背,靠那自背上傳上的點點
餘溫。

「宮主,你這樣是何苦呢。」越青搖頭歎息,卻不自覺得避開了那冷峻的目光。

她,就是櫻落宮的主人,櫻落宮的宮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