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一聲清吼

越青引寒不能過急,一旦絕菱花反撲便會非常危險。

尤其在引寒過程的尾聲,穴位極為接近心脈,一星反撲便前功盡廢。

越青除了每天引寒時略有痛楚外,平常走動問題也是不大。

小瑤每天都陪著他走,陪著他坐,也不回自己的房間,每晚就在越青房間的搖凳上睡著。



越青引寒時,小瑤就坐在身邊,寸步不離。

她怕,她很怕,她怕越青一旦出現甚麼變故,這個世上,她唯一在乎的就是越青。

這一點一滴,蕭瑜都看在眼裡,他很羨慕越青,但卻從不妒忌,他甚至祝福越青。

玉刀山莊的主人就是一個如此耿直、大度的人。

他甚至每天都會陪著小瑤看越青引寒,畢竟小瑤沒有任何武學底蘊,一旦真的發生變故,也只能在旁看著。



越青這一驅毒,便花了一個半月。

幸好的是,絕凝並沒有在這一個半月裡出現。

一來是因為她知道這裡有一個她還不能戰勝的對手,她不可能就這樣硬闖玉刀山莊。

她也不可能去找來幫手,因為她根本想不到比凌笙還要強的人。

二來是她認為越青既然中了絕菱花的毒,早晚也是一死。雖然殺不了小瑤,但沒了越青,小瑤傷痛慾絕也算洩了她心頭之恨。



凌笙當初根本就沒告訴她解絕菱花的法門,甚至天底下只有凌笙知道絕菱花如何解退,絕凝認定了絕菱花就是一條有死無生的絕路。

這天,越青的寒勁終於引到了風池,這是最後一步,他不敢輕舉妄動。

也要一提越青內勁控制的技巧,這一個半月只要他稍有提勁過多,便是死路一條。

相反,若是提勁不足,絕菱花就不可能受到影響。

以往每一天引寒,越青都會感到些許疼痛,這天引勁風池竟毫無痛楚,反而有說不出的舒快。
順著這股舒感,他想要一舉提勁衝穴。

但很多時候,衝動是你需要擊敗的最大敵手。

越青一加大勁力,氣血翻湧,那股舒暢變成了揪心劇痛。



越青這刻後悔了,他忍了一個半月,不應急在一時的。

在旁看著的蕭瑜和小瑤忽見異變,也是大驚。

蕭瑜不敢自助運內勁,怕自己內勁不屬陰寒會弄巧反拙。

小瑤更是手足無措,急得想要哭出來,眼淚都盈在了眼眶。

蕭瑜知道在這裡愣愣的站住也不是辦法,馬上飛奔到琉璃洞想要找凌笙幫望。

「越兄,支持著!」一句說話,便箭一般的奪門狂奔。

越青想要緩收內勁,卻更添痛楚。


一個人死前的掙扎往往是最為強烈的,一朵花也是。



越青不敢再收,怕這絕菱花會死灰復燃。

念頭一轉,索性更催內勁,絕菱花可以反撲,他也可以。

整個房間頓時冷風陣陣,小瑤一時不適應,打了個噴嚏。

越青不顧一切,把全身功力催谷到了極限,整個房間都充滿著他的寒勁。

小瑤愈看愈冷,卻不敢離開,他離不開越青。

「青哥哥,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

她就只能慌忙的哭著,她就只能慌忙的喊著。



越青全都聽在耳裡,想要開口去安慰小瑤,卻也無能為力。

他強行催谷,痛楚未有消失,但也沒有增加,他認為這是他的機會。

寒勁爆發,整個房間冽風處處,小瑤抵寒不支,要借椅相扶。

一摸之下,那椅背竟刺手於冰,無法攙扶,跪倒在地。

忽然一隻纖手撫在小瑤背上,寒意頓散,小瑤回頭一看,那雙充滿淚水的眼睛露出了一絲希望。蕭瑜的救兵終於到了。

本來凌笙不願離開琉璃洞,她對蕭瑜的要求,蕭瑜不會拒絕。但蕭瑜對她的要求,她也很難去拒絕,加上情況如此危急。

凌笙紅袖一揮,將小瑤和蕭瑜兩人抱出了房間外。

小瑤也不作反抗,這時候凌笙比起她重要太多了。



凌笙甫進房門,竟也覺寒意襲人,身心俱冷。

她也是一陣驚異,在面對絕凝時從來沒有如此寒感,為何這個小子會發出如此嚇人寒氣。

再者,凌笙個一個半月前曾探越青功蘊,以一個半月前的程度,不可能發出如此強大的寒流。

但她現時卻要先保住越青的性命,這些事只好容後再想。

她露出了那隻纖手,伸出了那隻纖指,凝起了內力。

事不宜遲,她一指伸向了越青風池,她知道風池不能失,一但風池被絕菱侵害,不死也會落得個終生殘廢。

然而,她的手指未有觸及越青,整個房間忽爾回復了平常,本來如北冰冷風的冽勁消散無蹤。

凌笙卻更慌了,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慌忙過。她完全感受不到一絲越青的內息,她怕她還是遲了一步。

但她卻仍要一試,她還是一指點向了越青風池穴。

豈料一點之下,那風池就灼熱發燙,凌笙不得不回指縮手。

這一點可令她更驚訝了,自她成了櫻落宮主以來,從沒有讓她回過手的情況。

這更令她弄不清楚,到底是絕菱花灼毒滿體,還是越青走火入魔。

但見半晌,越青的內息又重新出現,氣運全身,紅顏復常。

凌笙這才明白,這小子終究是戰勝了絕菱花。

「啊!!!!!」

越青大吼一聲,聲音傳遍了整個玉刀山莊。

一聲清吼,越青雙目緩緩張開,剛才的搏鬥就如夢一般。

凌笙上前一探越青經脈如何,發現越青如今氣脈通暢,內玄渾厚。


而且,她竟然探不出越青內玄的盡頭。

越青體內氣勁,像是一波接一波似,永無止盡。

凌笙再要一探究竟,順脈而撫,在越青身上反覆探穴。

當手指點向他胸間膻中時,發現經絡裡多了一個玄勁結合成的氣團。

越青渾身不絕玄氣便是從此處流出。

她更從這一氣團中探到了絕菱花的灼息,卻並不如先前花根般灼毒兇猛。

難道……傳說中未曾結果的絕菱花竟然結果了?

這是她第一時間所得的結論,也是她最能想到的合理解釋。

絕菱花結果,這可聞所未聞。

以往中了絕菱花的人,在絕菱花完全開花時,都已經灼毒入心,藥石無靈。

當宿主一旦死去,絕菱花會於宿主屍骨上再次生長,但在人體外的絕菱花並不會結果。

換言之,絕菱花所結之果一直都只活在傳說中。

絕菱花之所以未能於人體外結果,原來全皆因絕菱果就是一組氣團。

而成果過程中,絕菱花需要將其灼毒完全散發。

越青在引寒的日子裡,並未有任由其毒無限量散發,引寒的同時,將絕菱花所散發的毒控制到自己經脈能承受的程度。

一般人中了絕菱花後,三天便會死去,但絕菱花要結果需要的時間原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正是越青引寒的一個半月。

不旦是越青,這連凌笙也是始料不及的。

天下人,甚至櫻落宮本身,都只道絕菱花為兇狠絕毒之物,甚至絕凝本身為《冽風功》大成者,亦未有想到絕菱花可如此利用。

「先破後立,先死後生,有落櫻,才有新芽……」凌笙這一刻只是感歎,櫻落宮創宮先祖所留下的一棵護宮寶花,竟是內功至寶。

凌笙未有向越青詳說一二,越青已急不及待再運玄勁,寒冽的冽風玄功如今纏繞上磅礡灼勁,越青氣運一周天,只有說不出的暢快。

「啊!」………又是一聲暢快的清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