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櫻落宮(上)

夏瑤卻是非進不可,櫻落宮雖險,但每愈險之處,便是愈妙之藏身處。

她腦子一轉,便跪倒在地,哭了起來。

「公子,小女雙親被奸人所害,舉目無親,望為公子奴婢,服侍公子。」

說出真正的目的,想必不會被接受,唯有試試這眼前人的惻隱。



夏瑤哭得七情上臉,肝腸寸斷,淚眶的露珠就像暴雨滾滾落下。

「我不需要別人服侍」越青的聲音卻仍是凜人,可惜了夏瑤這一臉演技。

夏瑤卻未肯罷休,劇目還沒有說結束,你還是要演下去。

「想我無依無靠,與其渾噩偷生,不如引頸一快。」說罷便箭般奔向那粗壯櫻木,想要一頭撞在那巨木上。

越青一個轉身,欺到了夏瑤身旁,牢牢抱住了她的纖腰,未讓她再進一步。



「你不能死在櫻落宮……」他說話時始終未有看夏瑤一眼。

反而夏瑤,雖是自幼受訓的殺手,被人這麼一抱,臉色也不免泛紅。

「我…我就要死在櫻落宮,反正你又不收留我,我就死在這裡纏住你。」

櫻落宮中的人,說一不二,越青從少到大可沒看過像夏瑤這般死纏的人。

說是死維,倒不如說有趣,越青這樣想著……



有趣在哪?有趣在,越青此時此刻真的不知如何應對,不知如何把這個死維的人打發走。

他無奈的望一望夏瑤,剛在又哭又鬧,都沒有好好看過這個人的臉。

她一身麻布素衣,樸素得在人群人絕對會令人遺忘。

但她的臉,白晢透魂,雙目宛如翡翠,墨誘靈動。雙唇如桃,小巧含韻。

越青本以為,絕凝已是天下間最美麗的人,櫻落宮中的姐姐們也很好看。

但在這刻,他竟覺得這些人都被比下去了,一時間也望得呆愣。

夏瑤被他這樣呆望,也不怎好意思,轉過頭去,手腳亂動掙扎。

「呃……抱歉」越青未試過如此盯望一個異性,也感尷尬。



「嗚……你能放開我了嗎?」夏瑤的淚還是流著,可已緩了不少,大多盈在了淚眶。

越青本想立刻放手,但又想到了甚麼,抱得更緊了。

「我一放下,你就撞樹。」經剛才一陣尷尬,他的聲音竟也和暖起來,但他還是不怎麼會說
話。

夏瑤心裡正吃吃發笑,可她的演技實在出類拔萃,哭得更甚了。

「我爹娘都被殺了,我又無力報仇,你又不收留我,我不死……我不死你要我到哪裡啊…」

越青本想重覆那句說話,叫她別死在櫻落宮,血染他最愛的櫻木。

但他終究忍不住望了望夏瑤那完美的臉蛋,把說話更生生的吞了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