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櫻落宮(中)

「我幫你報仇,行了吧?」這是越青第一時間想到的解決方法,他實在不想再糾纏。

但同時,他又想多看看這張臉。

他從未接觸男女之情,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那該死的腦袋就一直想看這張臉。

但夏瑤又哪來仇人,她本來就是孤兒,又哪來的雙親被殺。



「但我不知道仇人在哪,你叫我去,我也不懂得怎麼去報啊……」

說著又哭了起來,這次哭得更悽慘了。

「…你還是讓我撞樹吧,爹娘的仇我也報不了,我死了算了…」

越青愈發無奈,忍不了捂住了臉,他自少未有與外人溝通,一時間實在不知如何應對。

他雖是冷漠,但那顆心卻單純之極,長大以來就沒接觸過世面,稍有觸動便手足無措。



夏瑤又哪肯放過這個機會,一個人不知所措的時候最容易乘虛而入。

「好哥哥,你先收留我好嗎,我知道仇人在哪裡,就立刻告訴你好嗎?」

很多時候,眼淚是女人最強的武器,有了眼淚,女人的每一個動作都會殺傷力倍增。

越青自然也不例外,望著這一對淚眼,他開始猶豫了。

而正好,絕凝這一陣子都不在宮裡……



「…櫻落宮不是你想像中那麼安全的,要是被宮主發現……」

越青試圖說服的不是夏瑤,而是試圖說服自己恢復那平常的冷靜。

而且,他說的也不是虛言。雖然絕凝此刻離宮,但發現越青帶外人進宮,這個外人必死無疑。

「那……你把我收好藏收,不就好了嗎?」

夏瑤不能讓他恢復冷靜,她只能繼續的煩擾他,讓他沒有思考的空間。

而越青雖然聰明,但被這可愛的不速之客糾纏一番,也是神智不清。

「……你跟在我後面,不可作聲,被人發現我也救不了你。」

越青終究是認輸了,看著這一張臉,他實在堅持不下。



夏瑤終於夏涕而笑,那雙眼睛的淚水還沒有乾透,與那俏麗的笑容輝映成秀。

越青這一望,更是不能自拔,又一次的呆愣,又一次的尷尬。

櫻落宮的人不多,一個宮主,五個聖者,一個越青。

本來櫻落宮亦只有女人,越青是一個例外。

五個聖者自己在外都有弟子,但都不能進到櫻落宮。

櫻落宮的建築與中原有些許微異,雖大致相同,但更似東洋風格。

除了宮主所處的正宮,還有五所偏宮,絕凝未為宮主前,正是白櫻宮聖者。



宮主的主宮,倒未有花巧名諱,就叫「櫻宮」。

五所偏宮外,還有一所竹寮,這就是越青住的地方。

越青心想,先把她帶到竹寮,也應該能藏上一陣子,在絕凝回來前幫她報仇就行了。

他索性抱著夏瑤飛躍,讓她自己行走不被人發覺才怪。

他躍過了宮門,躍過了櫻宮,五個聖者都非泛泛之輩,一個瓦片的聲音都能讓他們警覺。

越青當然不會讓這些聲音出現,他在櫻宮頂蓄勁凝腳,全力助跑,一個箭身飛前。

他想要躍過這五個偏宮,還好五個偏宮不是打直排列而家一行橫列,還能勉強躍過。

就在他正要落地,衝向那竹寮時,夏瑤看那瓣瓣落櫻極是醉人,竟伸手去抓。



這一抓,害得越青不得不翻身平衡,這一翻身,就被那木櫻宮的人聽著了……

「小青,是你回來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