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誤闖(上)

這一天的晨光不太耀目,陰沉的灰像蘊釀點點細雨,就等那一聲號令傾瀉而下。

夏瑤一個伸展,那樸衣難掩那纖纖曲體,一聲微吟,她終究是醒了。

可憐越青一夜在凳上,亮眼通宵,還好他有一定內家修養,一天半晚未眠影響不是太大。

可看著夏瑤這一懶腰,他只感無奈,他還在想這自找的麻煩會不會太大了。



卻也說不上後悔,人總是這樣抱怨,抱怨自己的決定。

「你甚麼時候要告訴我,你的仇人是誰?」這是越青最直接想到的解決方法。

可是,夏瑤又哪來的仇人,本來她就是個孤兒,她的父母是生是死她也不知道。

本來的一個藉口,終有拆穿的一天,但夏瑤卻不想是現在。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在哪。」夏瑤故作傷感,眼眶盈淚的速度簡直就神乎奇技。



看著這濕潤的雙眸,越青又一次失去了思考能力。

「那……總不能讓你留到宮主回來吧,我不殺你你也會死的。」

若然你問越青,夏瑤死或是不死。在昨天,他會答你與他無關。

今天,他會很直接的答你「不想」。

他就是不想,才會想辦法讓夏瑤盡早離開。



他就是不想,才會一看見夏瑤那雙瑩光,就躊躇不定。

「你把我藏得好好的不就好了嗎?……」

越青又怎會不知道,夏瑤這一刻最先想的不是報仇,而是賴在櫻落宮不走。

從一開始,夏瑤就沒有求過他幫她報仇;從一開始,夏瑤所要求的就只是一個收留。

不過,越青又何嘗不想把她藏得好好的。

在櫻落宮藏人,不讓外人找到,很容易。

在櫻落宮藏人,不讓櫻落宮主找到,就來得比較天方夜譚了。

越青沒有回答夏瑤,夏瑤也知道越青所想的是甚麼。



「…我要想辦法送你出宮安頓。放心,你的生活不成問題。」

越青不可能把她永遠留在櫻落宮,但外面卻比櫻落宮安全。

夏瑤又怎會不明白,但對她而言,櫻落宮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春、秋、冬三個正在到處尋找另外三個殺手,他們唯一不敢找的地方,就是櫻落宮。

但她也明白,這時候再糾纏也是徒然。

她的眼淚仍在繼續,他的沉默仍在繼續。

「正宮要集會了,你不要離開這竹寮,我保你不住。」



夏瑤仍是沉默著流淚,流著淚沉默。

直到越青步出了竹寮,身往正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