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有去無回(四)

那火蜥悶哼一聲,那側腹竟把這拳結結實實的接了來下。

那寒勁似對這火蜥毫無影響,反是越青這拳擊落,拳指頓感灼熱。

這火蜥不但膚勝銅皮,渾身更滾熱灼手。

越青一拳得不了手,正想再擊一拳,但那巨尾又豈肯給越青這個機會。



那巨尾十分靈巧,比那火蜥的身軀還要長上尺餘,巨尾揮舞下,擊上一拳的機會已是難得,想要再擊一拳,機會絕無僅有。

越青知道這巨尾的靈巧,不可能長時間攻擊火蜥同一部位,只能到處遊走,擊打這火蜥身上不同地方。

但每一次擊打,都令越青雙手愈加灼熱,長久下去,未擊敗火蜥,那雙手必先告廢。

夏瑤在一旁看著,愈加緊張,沒了越青,她更不可能走出這石洞。

可惜,夏瑤苦無武學底蘊,想要幫忙,也不知從何幫起。



她的本事,都是用來對付活人的,對野獸,全無用處。

這一念轉間,越青又在那火蜥身上擊了三、四拳。

越青雙手已痛得他咬牙切齒,而想要運凝寒勁,就更難控制了。

他只好退回休整,回到夏瑤跟前。

「牠的皮厚得跟鐵一樣,我打了牠三、四十拳,也像沒有影響一樣。而且……」



越青話猶未盡,那火蜥竟想衝轉過來。

那石洞道口窄淺,要是那火蜥巨尾一揮,整個洞口必然崩塌,夏瑤更無處可避。

越青只好忍痛衝前,一個弓身彈射出去,直飛那火蜥上背。

一拳正要朝那上背揮下,卻發現那火蜥向他們衝擊一刻,與那另一道口相距甚遠。

那火蜥既進不了這淺窄道口,那對頭的道口也理應同樣。

他若能抱著夏瑤橫飛過去,理應可行。

但這個動作一定要快,以他雙手的情況,拖不了太久,大約再打十來拳已是極限。

他先跳到那火蜥背上,腳底凝勁,一腿蹬下,那巨尾果然旋卷而至。



這時候的越青,武蘊雖比江湖八成好手還要好,但卻因年少專修,潛練拳掌,腿功比那雙拳弱上不少,這一腿對那火蜥而言,比那三、四十拳還要不痛不癢。

越青又豈會不明白自己雙腿比起雙拳更要無力,他卻是要靠這一腿,踏腳而上。

他要帶著夏瑤橫飛過去,就先要確保這火蜥沒有制空的手段。

但這樣一躍,與自殺亦是無異,雖然直躍能躍出不少高度,可那石室空無一物,在半輕中沒有任何落腳點,越青直躍之後,只能垂直落下,那火蜥只要一個揮尾,越青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眼看越青快要落下,火蜥巨尾正蓄勢一揮。

夏瑤在旁看著,也是心驚膽跳,眼看越青將要落入這巨型紋輪,卻無能為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