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有去無回(五)

那巨尾如箭在弦,盡力引弓,正為了將眼前這人一尾砸爛。

夏瑤一聲驚呼,淚水從眼眶湧出,心裡又是驚慌,又是絕望。

就在此時,只見越青在石室半空右腳一踏,一個翻身,向著那火蜥右側五、六步落去。

那火蜥也不敢放過,巨尾立即轉向,向著右側猛力揮去。



越青早料此著,身型勉強翻轉,雙腳踏在了那巨尾之上,借力躍飛出去,落在了右側牆壁,再借勢落地。

這神乎奇技的一連動作,夏瑤看得目瞪口呆,作不了聲,眼眶的淚水仍未來得及抹乾。

原來越青在那火蜥背上蹬上一腳時,摘下腰間所纏的另一個銅飾,猛力向那石壁彈射出去。

那銅飾纏住了巧勁,就如個小球一般。

在越青落下之時,那銅飾正好反彈回來,越青便借這銅飾作為踏腳點,轉向翻身。



如此一來,越青兩個銅飾都在這石洞中用盡了。

那火蜥巨尾雖然揮來,但力度必然不如蓄勢待發強勁。

你可以想像一張蓄力待發的弓箭,瞄住了一方準備發射。

那目標突然改變,那弓的張力和勁度也必大打折扣,那火蜥的巨尾也是同樣原理。

因這減弱了的勢頭,越青雙腳斷踏在了那巨尾之上,也不至承受太大傷害及力量。



然而,危機絕對還沒有解除,那火蜥此時雖然離開了那對頭道口,卻與夏瑤所處的道口十分相近。

為了把那火蜥引開,越青必須繼續攻擊,他只希望自己雙拳能多支撐一時三刻。

那火蜥右腹是他第一拳打下的地方,現在越青又要從右側從新開始進攻

他忍痛凝勁雙拳,先躍過那火蜥上背,一個翻身用後踝踢上那火蜥左腹。

一如以往,那火蜥巨尾應聲而至,越青不想浪費拳力,所以這一次佯攻以腳進行。

果然他目標並非左腹,輕輕一點,又躍去了火蜥右側。

那火蜥終究是野獸,雖是靈物,卻未開靈智。

越青又是一拳結實擊在了那右腹之上,再加上之前的攻擊,那右腹已承受了越青十來拳。



可那火蜥未見有感痛楚,吼聲更猛,越青馬上退開,回到了石室右壁。

果然,那火蜥見越青到了右壁,四足共奔追了過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