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有去無回(六)

越青腳下蓄力,看準了空檔,待那火蜥足夠接近,一躍而起。

那巨尾緊追不捨,向越青前方輝去。

這一揮也是突發而至,勁力雖猛卻未毀天滅地。

越青化拳為掌,掌凝寒勁,順那巨尾勢頭順勢拍下。



那火蜥像被拉了一把似的跌了個踉蹌,那火紅的雙眼卻驚異非常。
越青這一化拳為掌,一棄以往拳拳相搏的堅硬碰撞。

相反地,利用寒勁引力卸勁,以柔入之。

如非雙拳已到極限,越青絕不會冒險卸力。

卸勁之道,雖能以弱勝強,以柔剋剛。

但若然掌握不準確,又或稍有偏差,以柔勢承力,毫無防備。



換言之,一旦柔勁引力失敗,越青非死即傷。

這也是為何江湖上練剛的人多,練柔的人少。

連越青自己,這一卸勁之舉也是觸目驚心,若非雙拳劇痛難耐,斷不會鋌而走險。

那火蜥很快調整了姿勢,越青也借巨尾勁力翻到了夏瑤所處之道口。

那火蜥見自己自豪的巨尾竟拿不下這小子,一時竟惱怒非常。



那四根如樑柱般的腿爪,全速跑起來竟不輸虎豹。

一個眨眼,那火蜥已快撲到跟前。

越青雖驚不忙,左手挾著夏瑤,右手凝拳擊了。

那火蜥衝進始終前頭後尾,那巨尾在此刻暫不起作用。

越青挑著夏瑤,雙腳全力爆發,躍到了那火蜥上背。

然而這個高度,那火蜥巨尾要把兩人掃下實難費吹灰。

越青照樣葫蘆,在那火蜥背上蹬腿,直躍而上。



但那樣只會與先前一樣垂直落下,此時此刻越青更沒有銅飾可用,不可能再用舊計逃出生天。

但越青眼裡沒有拳絲驚恐,反倒胸有成竹,目光只流露不盡的自信。

待高度足夠,那火蜥巨尾難觸,越青右手一揚,把夏瑤直投至對岸道口。

而自己,依然垂直落下……

那火蜥心想這一次揮尾不能再落空,那巨尾所蓄力道比先前更猛,勢要將越青一分為二。

越青在半空翻轉了身子,頭朝下的垂直落下。

這一舉夏瑤更驚了,那巨尾揮中了身體,都還有痊癒的機會。

但揮中了頭,頭骨破裂,必死無疑,回天無望。



但越青的眼神…依然是那麼的堅強、自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