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天下最強(一)

又奔了約五、六里的距離,越青方才放緩了腳步。

夏瑤一直被挾在越青臂內,不能動彈,此刻才能放鬆一點。

何況越青經過剛才與那火蜥一輪搏鬥,再長時間全力狂奔實在吃不消。

雖然洞內燈光微弱,但越青他們也稍有感受到,他們一直都在往下走。



換言之,如果情況正常,他們距離地面愈來愈遠。

但他們一路走來,沒有分岔,他們也不可能回頭走。

除了向前走下去,他們別無他選。

這看似有希望的絕望,看似有出路的絕路,實最為煎熬。

他們又來到了一個石室,這一次的石室比之前的略小,光線也比先前的路稍為明亮。



「啊!」夏瑤一聲驚呼,把本來沉默的空氣劃破。

越青聽這一呼,也驚我急忙轉頭望向她。

只見前方蹲坐著一副白骨,那白骨已枯暗黑黃。

但那白骨身上的衣裝,也許是歷了久年,卻未見破損,除了那厚厚的塵封,明亮非常。

一身紫金長袍,那枯黃的指骨還帶著了一環翠玉,一環琥珀。



雖然此人不知死去多時,也不知生前身份,但從那枯黃白骨,竟也散發出絲絲傲氣。

越青望著白骨,似有所思,卻怎也想不出到底是甚麼。

「呆瓜!你怎麼看個白骨比看我還要久!」

夏瑤始終是個女孩子,對著這白骨久了,也渾身不自在。

但越青卻似未聽到,他愈想就愈希望知道那藏內腦海裡的記憶是甚麼。

越青想得出神,夏瑤也沒辦法,唯有移開視線,陪他呆等。

反正看來這石洞也不是一時三刻能出去的,與這「呆瓜」待著也不討厭。

「咦?」



夏瑤一移開視線,發現這白骨望著的方向有個小匣子。

她想要打開這個小匣子,卻又不想觸碰,她嘗試去叫越青。

這次越青有反應了,因為他也注意到了這匣子。

越青怕這匣子有詐,讓夏瑤先行退開。

這匣子一開,整個石室立即充斥著一陣香氣。

越青一聞,急忙閉氣,也用手封住了夏瑤的呼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