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天下最強(二)

這一陣詭異的香氣竟令越青神色大慌,夏瑤也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夏瑤見狀,也屏住了氣息,不敢吸氣。她沒有內力底蘊,不能長時間閉氣。

但越青卻一直未肯放開她的氣門,她只感到窒息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她甚至開始掙扎,那是快要氣絕的表現。



越青見了,也急無對策,那香氣實在太濃郁,久未散去。

就在這時,夏瑤終於掙開了越青的閉阻,張口正要大力一吸。

越青見狀又豈不驚慌,急忙之下一個張口把夏瑤的嘴緊緊吸著。

夏瑤這一刻的思考瞬間停轉,越青也顧不了多少,運起內勁替夏瑤調息呼吸。

只見夏瑤那本來初雪般的雙頰,此刻就如那初熟的蜜桃。



白晢的肌膚,泛出了瓣瓣嫣紅。

尷尬的又豈只是夏瑤,越青那雙黑勝墨玉的眼睛,東移西轉,就如終不肯正眼看夏瑤一下。

只是他們兩個越是緊張,就吸得愈緊。

女的,更想要掙扎,極盡力氣想要鬆開那張嘴。

男的,見女的掙扎,就吸得更緊,因為他知道尷尬這一回事比起那香氣實在算不上甚麼。



過了約一柱香的時間,越青終於鬆開了那張嘴。

兩個嘴巴,一大一少,一薄一厚,此刻都被對方吸得通紅。

但他們的臉,那塊塊的紅暈,可就比那雙嘴巴勝過不少了。

夏瑤正要一掌摑下,越青心有此料,不擋不閃。

可那一掌在半空中,又停住了,沒有打下去。

「哼,臭呆瓜,你皮粗肉厚,打著了我手痛。」

她邊說邊把臉轉過去,不想面對著越青。

越青寧可她一掌摑下來,還沒有這麼尷尬。



但夏瑤那轉過去的臉,那似小櫻桃的淺唇,卻是微微的彎了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