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天下最強(三)

越青又何嘗不是百般滋味在心頭,那雙唇似還留有剛才那柔軟觸感。

但他同時卻又處於無比的尷尬,他想要轉移注意力,去看那匣子到底有些甚麼。

一陣香氣過後,匣子裡只有一柄鏽跡斑斑的匕首,和一片鐵塊。

鐵塊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子,但認真注目還是不難看到。



「余年四十,縱橫南北」

夏瑤探頭看了看越青打開的匣大有些甚麼,看見了字,就讀了出來。

這一探頭,她又跟越青更接近了,越青的臉就只有更紅。

但越青不必望把注意力花在尷尬上,他接著看下去。

「力挫東神,劍驅西鬼。」



東神?西鬼?

越青心中想出了個大概,卻又不甚有確切印象。

絕凝曾跟他說過,以往只有三個人能與櫻落宮為敵。

第一個,是東神,使刀的雁歸刃。

一把雁歸刀,劈盡天下奸賊。



只是這人,自從三十年前開始,使消聲匿跡,絕跡江滿。

第二個,是西鬼,一柄鬼劍刺盡天下人的崔魅。

以往被他殺的人,第三天才會流出血,那寒劍凝住的血管,三日三夜才能融化。

巧合的是,同樣在三十年前,在沒有死屍出現血管被凝住的狀況。

第三個,就是天人鐵不平。

天人鐵不平一生孤僻,但卻從不犯惡,也從不伸張正義。

但他,卻是天下最強的一個。

他的目標,就是為了能找出一個能勝過他的人。



而他,不似東神西鬼,他本來就行蹤飄忽,沒人看過他。

越青一邊想,夏瑤一邊唸,越青眼裡都同時看著那鐵塊。

「生終有息,求敵櫻落。」

看來這人,是衝著櫻落宮而來的。

但為何會出現在這石洞之中呢?

「難道這人,就是天人鐵不平?」

夏瑤這突如其來的一句,不無道理。



天下間能力勝東神,又以劍招勝過西鬼,多半只有鐵不平有這個能耐。

「誤闖幽洞,苦無退路。勝盡高天,敗於地下。」

……讀到這一句,越青與夏瑤再也笑不出來,一陣的沉默比空氣還要寂靜。

「天下最強,不平汗顏。」

連天下最強的人,連天人鐵不平,都不能離開這石洞,他們兩個此刻,就只有絕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