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匠心獨運(二)

他此刻,竟有了想要轉身抱回去的衝動,但他沒有。

他此刻,也有了想要狠狠把這人掌摑的衝動,但他也沒有。

他不知此刻,對這人有著甚麼樣的感覺。

那段長時間的兩唇相接,同步的呼吸,令他的心境起了微妙的變化。



但他,沒有任何動作。

夏瑤就這樣一直從後抱著了越青,那纖纖的手,雖然略帶冰冷,卻令越青平伏了不少。

人很多時候,就需要一個擁抱。

越青在櫻落宮長大,從沒有人抱過他。

連對他甚好的梁曦風,也不會去抱他。



櫻落宮的人,知道的一個道理,就是只有自己,才能抱著自己。

這時候,越青感到了背後有點濕漉的感覺。

他聽到了,背後有點抽泣的聲音。

夏瑤畢竟只是個女孩子,再堅強,也是個女孩子。

連一個女孩子,都想在他面前故作堅強,他卻在這沉默。



他回身抱起了夏瑤,把這小女孩像公主似的抱起。

夏瑤也被這一抱嚇了一驚,卻未有說話,臉上還有沒蒸發的珠痕。

「我們繼續走。」

越青打破沉默的一句,振奮了夏瑤的心,也為了振作自己的意志。

前面還有路,就要走。

那石室接連著小小的道口,他向著那小小的道口,邁出了他的腳步。

就想要開步走時,夏瑤卻叫停了越青。

「還有一封信。」



原來鐵塊下,還藏有一封信,看見鐵塊信息時的絕望,令他們都忽略了其他。

如今拾回了冷靜,卻能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你,可以放下我了嗎。」夏瑤轉過了臉,說這句話時,臉上卻是甜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