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匠心獨運(三)

那封信沒有半點泛黃,也沒有半點散化。

信封上的墨跡仍然清晰可見,看來全賴了那匣子的保護。

夏瑤把那信封接了過來,拆了信封,攤開了那薄得透光的信紙。

「若得此信,不知禍福。若入此洞,不知禍福。若離此洞,不知禍福。」



這寮寮幾字,簡短卻非常易懂。

但此刻,卻是對越青夏瑤當頭棒喝。

「余困於此,留書匣中。得之非福,失之非禍。慎讀慎用,慎記慎練。」

兩人目光停留在了這一句「慎記慎練」,同時心想這可能是鐵不平留下的功法。

思考了片刻,他們立即往下看,只見四個大字「鐵繡金花」。



這信愈看就愈像一篇功法,越青不住往下看,但愈看便有愈不自然的感覺。

原來這篇功法乃至剛極陽,越青邊看邊想依信上所記運轉玄勁,卻感心脈頓塞。

他生怕再運轉下去會走火入魔,急忙停止,不再運轉。

但每當他想繼續讀下去,那功法就會自然運轉,極是怪異。

他索性轉頭不看,一旁看著的夏瑤卻未對此有感,但越青不看,她也不看。



越青心想,這功法留下來總有用處,說不定日後能加以運練,就收了起來。

「好了,我們走吧。」

越青向著那道口走去,夏瑤卻又是一聲叫停了他。

信已經拿走了,夏瑤還有甚麼事呢?

「你…不是要抱我走了?」

這小女孩甜絲絲的笑臉,看得越青面紅耳赤,一時不知反應。

但另一方面,他又想過去再一次抱起夏瑤,但那雙腳卻不敢行進。

他索性把頭轉了回去,繼續走他的道口。



「是你叫我放低你的。」

只見夏瑤在後面哼了一聲悶氣,便跟了過去。

這一道口比先前要走的道口還要窄,僅能容納兩人身形。

而且,道口奇暗無比,比先前的道口也還要暗。

夏瑤不敢離越青太遠,那兩隻纖手緊緊的抓住了越青右臂,她怕一鬆手,便再也找不到越青。

就在此時,一陣輕快的音曲奏起。

愈是向前走,那曲就愈是清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