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匠心獨運(七)

夏瑤看著看著,竟也沉醉起來,這舞姿連人也難跳出,那美妙的曲線,就如一幅迷幻的色彩。

還好她未有忘記觀察當中的規律,這木偶的舞蹈可以分為十六段。

每一段的終結,都在那怪曲的重音位,這怪曲共有十六個重音。

十六個重音完結後,整首曲便會重新再鳴奏一次。



看來,關鍵就在這十六個重音之中,夏瑤在這些重音響起時都格外留神。

但是,她並沒有在那木偶身上看出了甚麼。

她卻認定了,這十六個重音必定是關鍵,她想要向前走,靠近去觀察。

她走到了那些坑洞之中,那重音又再響起,她還是沒有看出了甚麼。

那木偶除了舞姿異想優美外,就沒有任何的端倪。



又一聲重音響起……咦?

夏瑤忽然發覺自己的鞋沾了水,有些許濕漉的感覺,很不好受。

但水,是哪裡來的?

她望了望地下的坑洞,原來有若干個坑洞都有淺淺的積水。

又一聲重音響起,她腳邊的積水震了一下。



她再細心觀察,每一個重音響起,就會有積水出現那震動的漣漪。

而每次,都只有一個坑洞會出現震動。

看來她愈來愈接近這個機關的謎底了。

她在等那魔曲重新開始,又欣賞了那木偶的舞一次。

她怕錯了次序,會觸動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僅慎,是殺手的基本技能,每一個大意都可能會致命。

所以殺手從來不怕等,夏瑤永遠不怕等,只要是值得等的。

在等待的時候,她想去拿起那些亮藍寶珠,她要測試是否連拿起寶珠也有既定的規律。



十六顆寶珠排成了一個圓,她先拿起那最靠近道口的一顆。

幸好,那些寶珠除了略重之外,並無異樣,她也舒了口氣。

她終於等到了那木偶再一次的循環,小心翼翼的將她剛拿起的亮藍寶珠,放進了那出現水花的坑洞。

每一個重音,她都在做相同的事,她亦曾數過,每個重音相隔如是六十秒左右。

這段時間足夠她去逐一拿起寶珠,再放到那些有異樣的坑洞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