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匠心獨運(八)

等了那曲又循環了一次,夏瑤終於把十六顆寶珠都放好。

不出所料,那木偶終於停下了它的舞步,立在了原地,動也不動。

那曲音,也消散無蹤,整個石室就剩下了一片靜得令人耳鳴的空氣。

那十六顆排好的寶珠,四顆一組,分散了在東南西北四方。



當那些寶珠都放好時,連其他坑洞的積水也消散不見。

立在中央的木偶,腳下的圓盤也崩落四周,露出了底部的齒輪。

原來那木偶便是靠那此齒論驅動,才能舞出那完美的舞姿。

而驅動那些齒輪的,便是那些在地板下流動的水。

十六顆寶珠只要放對了位置,便會阻擋了那水源的流向,那些齒輪便會失去了動力,再也不能轉動。



那曲音一停轉,夏瑤也不停留,回頭走入原來的道口找回越青。

越青在那石室苦苦等待,也嘗試了把那鐵不平留下來的功法練了幾次。

可不論他如何調整,那功法都讓他氣血翻湧,不知從何練起。

他索性攤在了地上,看著那矮矮的天花,想起了夏瑤的模樣。

其實他早就發現了,夏瑤臉容再也不能從他的腦海抹走。



自第一天在櫻落宮外看見了她,便再也忘不了。

這刻,不知夏瑤是否已經離開了這石洞。

這刻,不知夏瑤是否有體力繼續走下去。

這刻,不知夏瑤……

他在不知不覺間,替夏瑤作了很多的假想及擔心。

他也未有察覺,自己對於夏瑤是小雨谷人一事早已拋諸腦後。

梁曦風要是知道越青此刻在想的,是那不過認識了三兩天的少女,不失望透頂才怪。

想到這裡,他忽然感到胸口多了一股悶氣。



他立即盤坐,想要把這股悶氣驅走。

可這悶氣卻似對他的玄勁不聞不問,空全沒有作用。

這時候,越青才想起了那打開匣子時的香氣。

他可沒有博學到單憑香氣就認出是哪一種毒,甚至連是否算得上毒也不清楚。

他就只感到了胸口一股悶氣愈來愈強烈,簡直要令他窒息。

就在這時候,那熟悉的聲音又出現了。

「青哥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