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家人(一)

眼前人不是夏瑤是誰,越青見了,顧不了胸口的悶氣如何難耐,衝前放手便抱。

他本以為夏瑤已徑自遠走,心中百般思緒圍繞著的這個人,如今竟又復現眼前。

夏瑤見著了越青,心裡也有了強烈的安全感。

他們都未曾接觸男女之情,並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甚麼,只知道這刻再也不願放手。



「青哥哥,我胸口……好悶,像透不過氣來。」

看來越青再快,也快不過那香氣的傳播。

就在那頃刻間,兩人都吸入了少許香氣,因為量少,才不至立刻發作。

越青只好扶著夏瑤坐了下來,讓夏瑤倚靠著自己。

雖然那一口悶氣確實令人辛苦,卻還不至於立即叫他們氣絕身亡。



他們就這樣坐著,說著很多的事。

夏瑤第一時間把那十六顆亮藍寶珠的事告訴了越青,越青也誇著這小女孩竟如此聰慧,就可惜了沒有習武,否則前途無量。

同時也慨嘆這石洞的設計者,心思竟如此獨到。

先是入口處那只讓身懷內蘊者通過的壁花,讓夏瑤迷失了一段時間。

再是那讓通經蜴脈者叫苦連天的魔曲,解去那魔曲卻又要非常的冷靜和觀察。



他甚至開始懷疑,這石洞埋藏著一些重要的秘密,設計者才要千方百計的設下機關。

至於那木匣子的香氣,就不知是誰設下的了。

他們就這樣一直的聊著,聊了小時候的事,聊了長大後的事。

夏瑤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越青又何嘗不是?

他只知道,是絕凝和梁曦風養大了他。

他一身本領,都是絕凝所授,而且絕不馬虎。

雖然絕凝對他極為冷淡,但在傳授武藝方面,卻是一絲不苛。

甚至,絕凝就只有這麼一個徒弟,除了越青,她就再沒教過任何人武藝。



「青哥哥,你說,有家人的感覺到底是甚麼?」

夏瑤胸口的氣悶著,越青胸口的氣也悶著。

他們很想走過那停了魔音的石室,但卻沒有任何動力,他們此刻不想再走下去。

夏瑤的問題,越青答不上,雖然梁曦風待他甚好,但櫻落宮於他而言卻從來沒有「家」的感覺。

他只好一聲苦笑,輕撫了夏瑤的臉頰。

夏瑤見他不回答,也只好輕輕的伏在了越青的肩膊上。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片刻,夏瑤忽然臉上一紅,像想到了甚麼。



越青卻比她搶先把這句話說了出口,令夏瑤的紅頰添了一道彎唇。

「我不曾擁有家人,但若你是我的家人,我應該會很快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