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家人(四)

初嚐禁果的兩人,一切都來得有點生澀,亦不十分順利。

但要來的,總擋不住,兩人就這樣成為了真正的一對。

越青抱著夏瑤,沉沉閉目,卻未敢深眠,深怕這一睡不會醒來。

夏瑤又何嘗有半分睡意,她只求一直伏在越青胸瞠,直到地老天荒。



在那醉人的氛圍中,越青卻又察覺了一些異樣。

那股一直塞在心頭,令他氣門閉塞的悶氣,竟消散不見了。

「青哥哥,我胸口,好像沒那麼悶了。」

連夏瑤也是同樣情況,到底那解除悶氣的契機是甚麼,越青不住的想。

難道…就是那「洞房」…剛才的那一刻,就是消除那悶氣的關鍵?



越青愈想,就愈覺得合理。

自他打開匣子那一刻起,腦海便漸漸的充滿著夏瑤的畫面。

到他孤坐石室時,更無一不掛念著夏瑤,眼裡盡是她的身影。

難道,那香氣的真面目,是媚藥?

難道,他的情感,全由那媚藥驅使,並不真實?



「青哥哥,你怎麼了?」

夏瑤看著越青想得呆滯,生怕他有了甚麼煩惱。

夏瑤卻未有想到那媚藥的真面目,經過了那簡單的成親,她的一生早就已經屬於越青了。

越青心裡卻不住懷疑,到底那情感是否真實,他是否做了無可挽回的事。

終於,他把目光放到了夏瑤身上,就在這刻,他一切的疑慮隨之煙消雲散。

在看到了夏瑤的一刻,越青心頭那波動是甜蜜又溫暖的。

他決定相信此刻的感覺,他決定從今天起全心全意去愛這一個女人。

「小瑤,我們走吧,我們能出去的。」



雖然此刻他們兩人的目光只有對方,即使在此刻死去也無遺憾。

但他們卻不是明知有機會,卻坐以待斃的人。

他們想要看這個世界多一天是一天,他們想要一起看這個世界多一年是一年。
已有 0 人追稿